大白的存稿箱

脑洞集中营+废坑处理厂+无责任挖坑园

【All27性转文】《彭格列之BOSS很烦传》Part04.


《彭格列之BOSS很烦传》


Part01.

Part02.

Part03.


Part.04

 

十分钟前。大街上。

 

“果然只有我们两个收到Reborn的短信了啊。”山本武又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一脸的困惑,“但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在的期间帮我密切关注蠢纲,防止他想不开做傻事……’”

 

“我也不明白……”狱寺隼人看着自己收到的那条相同的短信,接着念了下去,“‘他最近对性别转换的事情格外狂热,一定要看住他,发现他有付诸行动的倾向,立刻第一时间通知我。’”

 

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对视一眼,两人都是莫名其妙的。

 

“性别转换?是说十代目想变成女生的意思吗?”

 

“字面上好像是这样……也或许是喜欢扮演成女生?类似女装癖?”

 

“怎么可能嘛!十代目才不是那种人!我这个左右手最清楚不过了!”

 

“哈哈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大概是恶作剧短信吧,阿纲他才不会……”

 

 

说话间旁边的巷子突然蹿出个人,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吓了一跳,下意识抬去头看——

 

 

沢田纲吉:“…………”

 

狱寺隼人:“…………”

 

山本武:“…………”

 

 

现场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沢田纲吉和两人怔怔地对视了几秒,随即飞快扭开了头。他本想拔腿就跑的,但那样就显得太可疑了,干脆装成陌、陌生人好了!反、反正自己变化这么大,他们应该也、也认不出来才对……

 

 

狱寺隼人和山本武眼看着“少女”动作僵硬地转了个弯,同手同脚地朝另一个方向快步离开,他俩对视一眼,十分默契地一起跟了上去。

 

 

“这个人和阿纲的感觉好像。”山本武小声道。

 

“废话,他就是十代目。”狱寺隼人也小声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

 

“我和你这个棒球笨蛋可不一样,十代目就是变成灰我都认得出……而且你没看到她身上的校服吗?”

 

“怎么?”

 

“那很明显就是十代目的校服——十代目的校服外套第一颗纽扣是缺失的,第二颗纽扣是脱了一半线的,第三颗纽扣因为重缝过所以有两截线头,左袖口边上还有一道很浅的彩笔划痕,是蓝波那小鬼干的,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你居然连这个都知道。”山本武肃然起敬。

 

“你怎么居然能连这个都不知道!”

 

“……哈哈好吧,你赢了。”

 

 

 

沢田纲吉走得飞快,他满心以为自己肯定成功逃离了危险区,结果在下一个转角的时候,从路口的反光镜里冷不丁看到了远远跟在身后的二人。

 

 

为为为为什么他们跟过来了?!!

 

 

冷静冷静冷静……他们应该不知道我就是泽田纲吉的。

 

 

…………

 

 

所以这种尾随女孩子的行为不就是痴汉行为吗!!

 

 

 

纲吉下意识加快了脚步,接连过了几个街区后,却依旧没能甩掉那两人,这让“少女”越发不安。在下一个路口的拐角,纲吉干脆直接狂奔起来,但因为太过在意身后,频频回头的“她”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路人身上。

 

 

“哎呦!谁这么不长眼!”

 

被撞到的人语气凶狠,裸露在外的臂膀上纹满了可怕的纹身,同行的几人也都面相不善,一看就是街头混混,他们一起恶狠狠地瞪过来——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沢田纲吉总觉得他们在打量了“她”几眼后,态度突然就变得和善了起来。

 

 

“呦,原来是个小美女啊。”为首的那个人笑了笑——但因为他本就面相狰狞,笑起来的样子让纲吉觉得更可怕了,“怎么这么慌慌张张的?有坏人在追你吗?”

 

 

沢田纲吉没说话。

 

 

——因为他不能。

 

 

虽然身体变成了女孩子,可不知为何他的声音依旧是男孩子的声线,一旦开口……啊那画面太美他简直不敢想象。

 

 

“怎么了?是在害羞吗?”虽然眼前的少女衣着很是古怪,但她抿唇不语的样子让人越发觉得娇羞可爱,像是被蛊惑般,男人忍不住就去拉少女的胳膊,“喂,你叫什么名字?留个电话吧?”

 

 

“你们要对十……你们要对她做什么?!”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怒喝,“找死!!把手放开!!”

 

 

然后沢田纲吉就经历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英雄救美——呃,他是被救的那个。

 

……

 

这种心情好复杂!!

 

 

虽然早就知道狱寺隼人和山本武打架很有一套,但三分钟内就把几个五大三粗的混混打得抱头逃窜,这效率……还真是大大出乎沢田纲吉的意料。然而很糟糕的是——他还没想好自己该用什么态度面对这两个同伴呢!

 

 

但现实已经不容沢田纲吉再逃避,结束打斗后,山本武已经向他走过来,脸上带着标准的自来熟笑容。

 

 

“你没事吧?”

 

 

听这口气明显还是把自己当陌生人的,所以继续装成不认识他们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如是想着,沢田纲吉一边拼命琢磨着一般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什么反应,一边缓缓摇了摇头。

 

 

山本武和狱寺隼人对视一眼。

 

 

刚才跟了一路,他们已经发现少年不仅仅是穿女装这么简单,而是整个身体……真的变成了女孩子。这件事实在太蹊跷,他们没法放着不管,必须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纲吉一副根本不想和他们相认的样子,就知道如果直接说出他们已经知道他是谁,对方估计寻死的心都有了,所以……他们也先装傻吧,最好能取得对方的信任,再旁敲侧击地了解一些内情。

 

 

“你是住在并盛的吗?”山本武亲切地笑着,“看起来有点面熟呢,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卧槽这标准的搭讪开场白是怎么回事!!第一个问题就好有难度!!平常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怎么应付的??

 

 

从不看偶像剧从不看言情小说也从未有过搭讪经历的沢田纲吉感觉自己脑子真不够用了,但好在他平时还是很喜欢看漫画的,啊啊啊啊啊快想想漫画中的女主角们一般都会怎么做!!!

 

 

然后山本武和狱寺隼人就看到,眼前的“少女”犹豫了一下,剪水秋瞳的盈盈眼波中流露出几分腼腆和羞涩,“她”望着他们,轻轻扬起唇角,微笑着摇摇头。

 

 

两个男生同时感觉有什么猝然射中了心脏,甚至心跳都漏了一拍。

 

 

……简直是犯规啊!这个样子的十代目/阿纲笑起来也太、太惊艳了吧……

 

 

“十……啊,我、我是说,我们该怎么称呼您呢?可以把名字告诉我吗?”

 

 

沢田纲吉吐了一口血。

 

 

这是搭讪第二弹吗!!狱寺你平时不是一直对女孩子连理都不想理的样子吗?突然这么直接闹哪样!!

 

 

说不了话,沢田纲吉只能继续摇摇头。

 

 

“哈哈,我们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只是想认识一下,你不用太紧张。”

 

 

你俩都尾随了女生一路,还堵在这里搭讪,还叫不奇怪?我现在很紧张好吗!!

 

 

“为什么不说话呢?”观察最仔细的狱寺隼人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立刻关切道,“是嗓子不舒服吗?”

 

 

沢田纲吉立刻飞快地摇头,同时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还是身体哪里不舒服?”联想到眼前人身体的变化,狱寺隼人已经开始担心,“我们送你去医院吧,如果不舒服的话,还是尽快检查一下比较好。”

 

 

NO!!!一旦被医院的人发现问题,我肯定会被当小白鼠抓去做研究的!!

 

 

看到少女疯狂地摇头,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只能打消了带“她”去医院的念头。

 

 

“既然不想去医院的话,那就算了。”山本武说,“但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至少要先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他微微一顿,“我家就在附近,先到我家坐坐吧。”

 

 

沢田纲吉震惊地看着山本武。

 

 

如此随便就邀约一个刚遇到的女孩到自己家里吗?阿武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你那边人太多,会很吵吧?”一心想让最敬爱的十代目得到最好的休息,狱寺隼人开口道,“还是去我那边比较好,我一个人住,很安静,而且有什么事的话……也更方便。”

 

 

沢田纲吉差点又要吐血。

 

 

狱寺你怎么也……!!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完全崩塌了你知道吗!!

 

 

“嗯,那的确不错。”山本武点点头,看到沢田纲吉脸色越发不好,后知后觉地想起“孤男寡女”独处似乎是不太好,便安慰道。

 

 

“我也会一起过去的,你不用担心。”

 

 

沢田纲吉都要颤抖了。

 

 

还、还两个人一起来?!!你们两个到底想干什么??我要报警了!!!

 

 

“呦!狱寺!山本!”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嘹亮的嗓门——恰好街跑路过的笹川了平今天也热血满满,精神十足地和他们打招呼,当然他也看到了沢田纲吉。

 

 

“诶?这个女孩子是谁?”笹川了平好奇地看着衣着奇怪的少女。

 

 

机会!

 

 

趁着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分神回头的时候,沢田纲吉一个箭步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他真的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又刻意挑了错综复杂的小巷,这一路折腾下来,总算没再看到有人追过来。

 

 

“哈……哈……应该……是甩掉了吧……”

 

 

手撑着膝盖,沢田纲吉弯腰喘了半天,才稍稍恢复了平静。他举目四望,发现周围的景物十分陌生,这里像是一条小吃街,沿街都是贩卖各种美食的小商铺,飘来的香味让自早上醒来一口饭都没吃的纲吉倍觉煎熬。他不敢在此逗留,又没力气走得太远,勉强一瘸一拐地走到附近的公园,找个长椅坐下休息。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半闭着眼睛,又饿又累的少年,哦不,少女迷迷糊糊地想着。

 

 

好想睡觉啊……希望能在醒来后发现自己又恢复了正常,一切不过就是一场梦……那样该多好啊……

 

 

就在沢田纲吉马上要睡过去时,他恍惚觉得眼前一黑,似乎有人走到了自己面前,挡住了太阳。

 

 

谁啊?就不能让他安安静静地待一会儿吗?

 

 

幽怨地眯眼看了一眼,沢田纲吉瞬间吓得魂飞魄散,登时就清醒了。

 

 

如果说之前遇到狱寺和山本,他还会顾忌自己突然逃跑可能引起怀疑,但在见到眼前这个人时,沢田纲吉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她”猛地跳起来,推开眼前的人拔腿就跑。

 

 

“站住。”

 

那个声音充满了警告,但一门心思逃跑的纲吉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愿,下一刻,一个冰冷的东西破空而来,有超直感预警的沢田纲吉脚步一顿,那个东西正好稳稳地插在了他面前的地上——冰冷的拐子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冷冷的银光。

 

身披黑色校服的少年,缓步走到已经吓得腿软坐在地的纲吉身边,低头看着“她”,面无表情。

 

 

“我说了站住,”他的声音很冷,每个字都让少女心惊肉跳,“……你没听到吗?”



评论(23)
热度(256)
2017-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