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的存稿箱

脑洞集中营+废坑处理厂+无责任挖坑园

【All27性转文】《彭格列之BOSS很烦传》Part06.

目录:

Part01.

Part02.

Part03.

Part04.

Part05.


正文:


Part.6

 

沢田纲吉有点懵。

 

 

虽然他很庆幸自己似乎不会被云雀恭弥带走了,但这并不意味他就会放心地跟六道骸走。

 

 

“走吧。”那个人却还在用十分熟稔地口吻催促着,脸上带着让沢田纲吉浑身起鸡皮疙瘩的亲切笑容,“哦呀,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难道你忘了,是你哥哥把你托付给我,让我替他照看你一段时间的吗?”

 

 

沢田纲吉一脸呆滞,云雀恭弥皱了皱眉。

 

 

“哥哥?”他说,“她哥哥是谁?”

 

 

“就是彭格列啊。”六道骸轻描淡写道,微不可见地对沢田纲吉眨了一下眼,促狭一笑,“他突然有事和Arcobaleno去意大利了,让我帮他照看一下他的表妹……你不觉得这两人长得很像吗?一看就是兄妹嘛。”

 

 

沢田纲吉:“……”

 

 

啊啊啊啊六道骸绝对是知道了!!知道自己就是沢田纲吉了!!为什么偏偏会被这种危险的家伙知道了啊?!他是怎么发现的?!!

 

 

“他让你帮忙照看?”云雀恭弥不屑地一哼,“少给自己加戏了,你以为我会信吗?”

 

 

“Kufufu,为什么不呢?”蓝发少年脸上带着颇有优越感的笑容,“我比你们这些幼稚的家伙可靠谱多了,他来找我帮忙,不是情理之中的吗?”

 

 

“哼,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会有人找自己讨厌的人来帮忙的。”

 

 

六道骸的笑容有一瞬的凝滞:“讨厌的人?”

 

 

“哦?你不知道吗?”云雀恭弥淡淡道,“我听小婴儿说,那家伙每天睡觉前都要祈祷几十次,希望不会在梦中看到某人……毕竟某人出现的噩梦,谁都不想夜夜经历是吧?”

 

 

等等我才没有这么做过好吗!!虽、虽然六道骸动不动跑进梦里的确很烦人就是了……

 

 

“哦呀,说到噩梦,我可不敢和某些人比呢。”六道骸微笑着,那真是很亲切的笑容,“某人常来和我哭诉他的某位学长就是行走的噩梦,只要一见到那位学长他就会吓得腿发软,以至于必须要我用幻术帮他抚慰精神,才能让他每晚安心入睡呢。”

 

 

这又是从哪里编出来的故事啊!!谁和你哭诉过那种东西了!!!完了完了云雀学长的脸色已经变得超可怕了!!

 

 

云雀恭弥冷冷瞪着六道骸,六道骸亦毫不示弱地回瞪过去,如果能加背景,此时两人身后已然是阴云密布,电闪雷鸣,连沢田纲吉都感觉到空气中涌动着一种针锋相对的窒息感和紧迫感。

 

 

“我们走,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六道骸突然一拽沢田纲吉的手,转头对“少女”微笑道,“放心,就算你哥哥那样对我,我也不会恩将仇报的。”他的笑容真的温柔极了,只是抓着纲吉的手格外用力,用力到纲吉几乎想要呼痛。

 

 

“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纲子酱。”六道骸笑着说。

 

 

鬼才会跟你走啊啊啊!!一定会被弄死的吧!!!

 

 

“谁说你能带她走了?”云雀恭弥上前一步挡在两人面前,目光落在两人紧握的手上,眉头不由得又蹙紧几分,“你把她放开。”

 

 

“不跟我走,那不成还要跟你走吗?”六道骸冷冷一笑,“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现在可是她的合法监护人。”

 

 

“你想跟他走吗?”云雀恭弥把目光望向沢田纲吉。

 

 

少女立刻飞快地摇摇头。

 

 

“看到没?她说想跟我走。”云雀恭弥立刻对六道骸说。

 

 

不要乱翻译我的话啊啊!!

 

 

两个人争锋相对,各不相让,很快沢田纲吉就发现自己被夹在了两人中间,一人扯着“她”一只手,都试图把少女拉到自己这边来。

 

 

“果然是流氓头子,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你不觉得可耻么?”一个说。

 

 

“笑话,我并盛地盘上的人,岂是你想带走就带走的?”另一个说。

 

 

不少路人纷纷侧目,毕竟一个衣着古怪的可爱少女被两个英俊的少年拉来扯去是很赚人眼球的事,但被那两名气势汹汹的少年恶狠狠瞪了几眼后,路人就再没胆子围观了,迅速掩面散去。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快死了。

 

 

“她”感觉自己的手都要被扯断了,更可怕的是这两个人一阵互呛后,已然有动武开打的迹象,但他们偏偏还不松手,恐怕一会儿打起来时自己也还是会被夹在中间的,沢田纲吉已经能想象到自己被波及的惨状了。

 

 

突然,街道尽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接着一个焦急而愤怒的声音隔空传来。

 

 

“十……云雀恭弥!六道骸!你们在干什么!!!”

 

 

沢田纲吉循声一望,瞬间想晕过去——狱寺他们怎么又找过来了?!

 

 

不光是狱寺隼人,山本武和笹川了平也来了——虽然后者很像是闲着没事顺便过来看个热闹的。

 

 

“你们快放手!!没看到十……没看到她被弄痛了吗!!”

 

 

狱寺隼人一副心疼得都要炸裂的样子,冲过来扶住沢田纲吉,想把“她”从那两个人手里拽出来。

 

 

当然没成功。

 

 

“你们两个疯子到底放不放手!!”这位忠诚的岚守怒吼道,沢田纲吉的耳膜都被震得嗡嗡响。

 

 

“你先放。”六道骸目不斜视地瞪着云雀恭弥。

 

 

“你先。”那边也毫不退让。

 

 

沢田纲吉都要哭了:你们两个在这儿赌什么气啊!!小学生吗?!

 

 

“你们两个讲点道理好不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这剑拔弩张的情景,山本武大致也能猜到原因了,“她本来就受了惊吓,你俩还这么变本加厉的,是打算让她以后见你俩就绕道走吗?”

 

 

沢田纲吉头一次发现山本武原来是个很好的说客——他说完这番话后,那两个刺头不约而同看了“她”一眼,虽然脸色依旧很臭,总算是松了手。狱寺隼人见机连忙把少女揽了过来,像守护公主的骑士般把“她”护在身后。

 

 

“你看着很面熟啊。”笹川了平打量着沢田纲吉,“总觉得像是我认识的某个人……”

 

 

沢田纲吉连忙把头低下去。虽然貌似六道骸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可其他人还不知道啊,这种丢脸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好别再引起他们的注意了……

 

 

“咕——”

 

 

一声响亮的肚子叫声,让所有人立刻把目光的焦点对准了少女。

 

 

沢田纲吉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啊啊啊啊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不过大半天没吃饭也的确真的很饿了呜呜呜……

 

 

“哈哈,我突然感觉好饿哦。”山本武不动声色地站到少女旁边,爽朗地笑笑,“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评论(23)
热度(205)
2017-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