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的存稿箱

脑洞集中营+废坑处理厂+无责任挖坑园

【ALL27】《我永远都猜不到我的暗恋对象这次又和谁在一起了》01-02

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先说一声纲吉小天使生日快乐!(づ ̄3 ̄)づ╭❤~

本来想一口气写完的,但实在来不及了,只能先发一部分了……【泪



《我永远都猜不到我的暗恋对象这次又和谁在一起了》



 

CP:All27

 

PS:纯粹恶搞,请勿较真。

 

 

01

 

事情的起因源自一场意外。

 

那本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库洛姆他们例行外出采购下个周的食材,因为太过无聊,六道骸便也一同随行。路过公园的时候,远远听到草坪上一阵喧嚣,其中还夹杂着孩子的哭闹声。

 

“蓝波!!快给一平道歉!!”

“不要!蓝波大人才没做错呢!!”

“……你别跑!给我回来!!”

 

黑曜一行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几乎是同时,草丛一阵骚动,像是有谁飞快地跑了过来,下一秒,一个似曾相识的紫色圆筒状东西从天而降,正好砸中了六道骸。

 

等粉色烟雾的散去,周围的场景完全大变样后,六道骸才知道砸中自己的是什么:十年火箭筒,一个能让他和十年后的自己对调,并在那边停留五分钟的神奇装置。

 

所以,现在这里是十年后了?

 

六道骸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光线明亮的房间内,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像是正要打开门走出去的样子;而他的身后,在正对门口的大落地窗旁,摆着一张宽大的黑色办公桌,此时桌前正站着两个人,他们似乎对六道骸的出现十分意外,都有些吃惊地看着他。

 

哦不,具体来说,吃惊的表情只出现在其中一人的脸上,另一个人只是挑了挑眉,平静甚至有点冰冷的样子和十年前一样让六道骸看了就心烦。

 

“骸?”一脸吃惊的青年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在仔细打量确认后,表情从惊讶变成了感叹。

 

“啊,真的是十年前的骸呢。”那个人微微扬起嘴角,像是觉得有趣,又像是有点怀念,“是不小心来到这边的吗?”

 

六道骸盯了对方一会儿,耸耸肩。

 

“你还是成为了讨厌的黑手党啊,彭格列。”

 

无论从这个房间的陈设还是对方的衣着,都能看出对方的身份,虽然早有预感,但真的亲眼看到这一幕,六道骸还是感觉十分复杂。

 

年轻的黑手党首领淡淡笑了笑,十分坦然地:“是啊。”

 

“你还笑得出来……”六道骸没好气地冷哼一声,“十年前的你不是还拼命说着不想当黑手党首领吗?真是虚伪呢。”

 

“闭嘴。”首领身边的黑发男人突然开口道,皱了皱眉,“吵死了。”

 

“恭弥,你别……”十年的沢田纲吉立刻小声制止,但对方根本没有理会的打算,依旧冷冰冰地看着门口的“不速之客”,冷淡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客气。

 

“这不是你的时代,你只要闭嘴出去就可以了。顺带一提,刚才的‘你’可是很识趣地正要出去的。”

 

十年后的我居然那么没骨气的吗!

 

六道骸几乎要气笑了,虽然相差了十岁,他却并未觉得自己相较对方有何弱势,于是右手一抓,闪着寒光的三叉戟便握在了手中。

 

“想让我出去?那你就试试看啊。”

 

十年后的云雀恭弥盯了门口一脸战意的少年片刻,突然叹了口气。

 

“好吧,这是你自找的。”

 

按照十年前的套路,六道骸猜对方接下来肯定要掏出拐子冲过来了,但……并没有。

 

那个成熟冷峻的男人,他的手中没有冰冷冷的武器,而是用几乎可以称得上温柔的动作突然揽过身边之人的肩膀,在年轻首领一脸错愕的时候,扳过他的脸低头吻了上去。

 

六道骸:“……”

 

六道骸:“…………”

 

六道骸:“………………”

 

在六道骸一副“我特么的白天活见鬼了?!”的瞪视中,黑发男子结束了这记深吻,但他并未完全拉开距离,一只手仍禁锢般紧紧揽着怀中的人,另一只手则轻轻擦过对方水润的唇角。

 

“如你所见,我们是情侣。”他看都没再看六道骸一眼,仿佛此刻那双微微漾起波澜的黑色瞳眸中只盛得下面前这个满脸羞红的小动物。

 

“你打扰了我们的独处,识相的话就立刻给我滚出去。”

 

“恭弥!你这样会吓到……唔!……啊别咬……哈……唔……”

 

#论未成年人亲眼围观成年人火热的kiss现场是怎么样一种体验#

 

 

 

等六道骸终于回过神时,已经是五分钟后了。

 

当然,这也就意味着他已经回到了自己原本的时代。

 

库洛姆他们担心地围在六道骸身边——他们的头儿从回来后就一直站在原地发呆,表情也十分可怕,像是受了刺激的样子,让他们十分不安。

 

“骸,你怎么了?”

 

说话的人是沢田纲吉。他刚才追着蓝波跑出来,正好看到蓝波跌倒时,飞出的十年火箭筒砸中了六道骸,然后粉烟散去后,十年后的六道骸便出现了。

 

毕竟经历过了未来战,沢田纲吉对十年后的六道骸也算熟悉了,两人甚至还愉快地寒暄了几句,然而五分钟后,原来的六道骸被送回来时,他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对劲。

 

“骸?”沢田纲吉有点担心,靠得更近了一点,而下一秒,他就看到六道骸突然身子一震,猛地转头朝他看来。

 

“!”

 

蓝发少年的眼神让沢田纲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下意识就想往后退,但对方一伸手就揪住了他的衣领。

 

 

“沢田纲吉!!!”纲吉从未见过这样的六道骸,咬牙切齿得仿佛每一个字都是被咬碎吐出来的。

 

 

“你选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那个混蛋?!!!你脑子坏掉了吗?!!!”

 

 


02

 

自己脑子有没有坏掉,沢田纲吉不太确定,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六道骸最近真的很不正常。

 

好像是自那天他被十年火箭筒轰中一次后,这种不正常就开始了,其直接体现是:以往大半个月都不一定能见到一次的六道骸,最近天天都会出现在纲吉面前。

 

光是出现也就算了,还偏挑云雀恭弥在场的时候。

 

于是,每天早上在学校门口接受风纪委员长的检查时,纲吉总能看到不知何时出现在校门口冷冷盯着他和云雀恭弥的六道骸……

 

又或者,偶尔校园里沢田纲吉遇到了云雀恭弥,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一扭头就发现六道骸居然就在不远处的角落阴恻恻地看着这边……

 

更甚至,有时沢田纲吉假期外出逛街时看到了巡视中的云雀恭弥,还只是刚远远看到的程度而已,一阵突然出现雾气就会阻隔掉他的视线……

 

沢田纲吉:“……”

 

可想而知的,沢田纲吉这边的工作量就开始疯狂增长——按照Reborn的话,让守护者和平共处也是首领十分重要的工作之一,而六道骸瞪着他和云雀恭弥的那种十分不友好的眼神,沢田纲吉自己都想冲过去暴打他一顿,更别提云雀恭弥了。

 

好、累、啊!!!

 

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吃错药了吗?!!

 

沢田纲吉也曾旁敲侧击地问过库洛姆他们,但没人说得出答案,没办法,当又一次在校园中阻止了两大守护者的恶性暴力互殴后,沢田纲吉一把拽住了沉着脸正欲离开的蓝发少年。

 

“骸,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纲吉皱着眉问,“你是对我有意见还是对云雀学长有意见?我们到底哪里惹到你了?”

 

“别装了,”六道骸冷笑一声,“我就是想看看你俩到底要虚伪地隐藏到什么时候。”

 

沢田纲吉怔了怔:“什么?什么隐藏?”

 

“你俩不是在交往中吗?”六道骸眼角都在抽搐,似乎仅仅是提到这件事就让他难以忍受,“表面看起来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真没看出来你们两个都演技一流啊,哼。”

 

沢田纲吉看六道骸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然后他迅速环顾四周,确定那位暴力的委员长并不在附近,才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

 

“你在说什么梦话啊!”纲吉的眼角也开始抽搐,显然提到这件事也是让他难以忍受,哦不,是想想都要发抖的事情,“谁说我和云雀学长在交、交往了?!”

 

“装,你接着装。”

 

“没有的事儿我装什么啊!”沢田纲吉真的觉得六道骸的脑子出问题了,“别的不说,云雀学长是男生吧,我怎么可能和一个男生交往!!”

 

六道骸眼皮跳了一下,以他对沢田纲吉的了解,对方此时的表情的确很……不像是在演戏。

 

“不是我吓唬你,”沢田纲吉继续苦口婆心道,“这种恶劣的污蔑,你和我说说也就罢了,你要是敢去和云雀学长这么说,他要是想打死你……就是让我燃十次气死之炎我都拦不住。”

 

六道骸盯着沢田纲吉,良久,才慢慢吐出一句话。

 

“你真的……不喜欢云雀恭弥?”

 

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我怕他都怕得要死,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会喜欢他的?!给我一百个胆子我都不敢好吗!!”

 

六道骸摩挲着下巴,眼底突然闪过一道暗光。

 

“也可能你们现在还未交往,但以后……就会在一起了。”

 

沢田纲吉要疯了。

 

“不会的!!!!”他真搞不懂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怎么眼前这个人就像钻进牛角尖一样死活出不来,气得他就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对方看了,“肯定不会的!!我发誓!!!”

 

“你还说自己不会成为黑手党呢,最后不也一样成为了么。”六道骸凉凉来了一句。

 

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随便你了!再见!”

 

然后沢田纲吉就气呼呼地走了。

 

对方居然会这么恼怒,六道骸吃惊了一下,但想想对方刚才言之凿凿的样子,他倒终于有点相信对方所说非虚了。不管怎么说,目前看来沢田纲吉对云雀恭弥是完全不感冒的,至于以后……

 

——肯定不会的!!我发誓!!!

 

没准……现在发生的一切,真的会改变未来呢?

 

这个念头一旦萌生,想亲眼去见证的心情便再也抑制不住。六道骸毫不犹豫地离开此地,直接潜入到了沢田纲吉的家里。他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蓝波的十年火箭筒,一声轰响之后,他又一次前往了未来。

 

而六道骸没有想到,这一次自己出现的地方,不是在黑手党总部,而是……在教堂。

 

这个庄严肃穆的地方,此时被布置得格外富丽华美,圣坛被洁白的白纱和锦簇的花球装扮起来,地上洒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瓣,他所坐的位置是第一排,一抬头就能看到神圣的白色十字架下,两个人正在神父充满祝福的注目下,彼此交换着戒指。

 

——那是婚戒。

 

六道骸像被雷劈了一样,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个人交换完戒指,彼此相视一笑。他们笑容中心照不宣的甜蜜和幸福、缱绻和深情,此刻胜过千万言语,任谁都能看得出这两人之间,已再插不进任何人。

 

“你们手中的戒指,就是方才你们誓言的凭据。愿你们从今以后,相爱一生,永不分离。”神父笑眯眯地说,“接下来,请两位新人彼此交换亲吻。”

 

银发男子俯下头,轻轻印上自己爱人红润的唇,两人幸福亲吻的样子,在这神圣的教堂中,美得宛如一幅画。其实此时见证这一幕的人并不多,毕竟这种恋情还不完全被世俗承认,但这两个人最终还是顶住压力坚定地走到了一起,越是熟悉他们的人越是知道其间不易,此时在场为数不多的亲友们,都在衷心祝福着这一刻。

 

——哦不,除了一个人之外。

 

 

五分钟后,一声轰响,在十年前的沢田纲吉家中,传来一声怒吼。

 

“狱寺隼人!!你完了!!!”



PS:

今天吃粮吃到饱!!!啊啊啊啊还有那么多人喜欢着小天使真好啊!!呜呜呜好开心好开心,开心到原地爆炸!!!感谢各位太太赐粮!!!



评论(58)
热度(632)
2017-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