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的存稿箱

脑洞集中营+废坑处理厂+无责任挖坑园

《Love you like a sad song》(往事篇)02

Part 02 甄选名单

 

厚重的紫檀木大门被推开,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进来。他显然已经上了年纪,脸上密布的皱纹昭显着岁月留下的深刻痕迹,但他的神态和举止未见丝毫龙钟老态,深灰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种不动声色的威严,气势之盛丝毫不逊于任何年轻人。

 

“九代目,”他十分恭敬地向Timoteo躬身行礼,“宾客已经在下面等候多时,是您该露面的时候了。”

 

“我说过很多次,私下的时候,你根本不必对我行礼。”Timoteo摇摇头,口气中带了几分无可奈何。眼前这个人——Coyote·Nougat,是他的岚之守护者,也是他最得力的左右手,更是他多年的挚友。Timoteo对Coyote各方面都非常满意,只除了一点——他太拘泥于礼数,年轻时还稍好一些,现在上了年纪,反而越发固执。

 

听出首领话语中略带抱怨的情绪,Coyote苦笑了一下,神情略显放松,整个人立刻平易近人了许多。

 

“已经是几十年的习惯了,我改不掉,也不想再改。”他摇摇头,“虽然九代目您并不看重阶级分别,但首领就是首领,属下就是属下,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如果不谨言慎行,如何能给后辈做出表率?”

 

知道自己根本说不动这位固执的老友,Timoteo无奈地揉揉眉心,不再强求。但他也并没有离座去招待宾客的意思,反而把手中的那份名单递向了Coyote。

 

“这是研究院提交上来的甄选名单。”

 

Coyote神色一凌,立刻接过名单查看起来。他一目十行,目光在瞥到最后一个人的信息时,突然有所动容。

 

“这……?!”

 

“是的。”Timoteo轻轻点头,语气沉重,“这批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只有六岁。”

 

“为什么这么小的孩子也在甄选之列?虽然血脉觉醒并无年龄限制,但要想接受药物和实验刺激,必须是成年人才可以,否则根本承受不了对身体的副作用!”

 

Timoteo沉默不语。

 

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后,Coyote渐渐冷静下来,并迅速开始推理出现这种特殊情况的合理原因。

 

“莫非……”他迟疑道,“这个孩子,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Timoteo双手交叉,垂眸沉默了片刻后,突然说。

 

“你翻阅过彭格列族史的吧,虽然外界对此众说纷纭,但你应该知道,族史中清楚记载着:当年初代首领退位后,他并未留在西方大陆,而是只身一人去了东方,在东海各个岛屿中游历漂泊,从此杳无音讯。”

 

“的确是这样。”Coyote点点头,“但那段历史,和眼下的情况,有什么联系吗?”

 

“你有没有想过,初代他……或许在游历的途中,留下了自己的后代呢?”

 

Coyote瞪大了眼睛,从他的反应来看,这种情况是他根本不曾想过的。其实不光是他,任何一个彭格列成员都无法想到这种可能。因为在族谱中,清晰记载着:Giotto,这位彭格列初代首领,一直单身,从未婚娶,更没有留下任何子嗣。

 

“这个孩子,难道是初代的直系后裔?”Coyote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50%的可能吧。”Timoteo缓缓点点头,“不过不管他和Giotto有没有关系,他体内的确是拥有彭格列血脉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有研究院的血样检测结果为证。”

 

Coyote脸上罕见地露出几分纠结表情,显然他还是不太容易接受眼下的事实:“就算他真的可能是初代后裔,但火焰觉醒和血统是否纯正并没有直接关系,最重要是,这孩子的年龄实在太小了!这个年纪就要接受那种实验,他很可能……会死的!”

 

男人的话显然狠狠戳中了Timoteo的要害,老人的嘴唇微微颤抖起来,矍铄的目光也黯然下去。意识到自己的失礼,Coyote蓦然一惊,正想跪地请罪,却被Timoteo打断。

 

“是的,你说的没错。”Timoteo说,缓慢的声音透出几分苍老的疲惫,“退一步讲,就算他熬过了实验,可一旦他的身世曝光,以彭格列眼下争权夺利的恶劣风气,毫无背景的他恐怕根本活不过三天。所以我也一直在犹豫——犹豫要不要让他成为资格者;要不要让他参与到甄选中;要不要为了那份微小的希望,赌上这孩子的一生。”

 

Coyote静静地听着,他是了解Timoteo的,所以他知道——Timoteo口中的“犹豫”,虽然只有短短几句话,却真的折磨了他很久。这位首领,并不是草菅人命的无情之人,他是真的有好好替这个孩子的未来考虑。但一个孩子的性命与整个庞大的彭格列家族命运相比,实在显得太过渺小;就算再不忍心,到这份上,孰轻孰重,已经根本不是首领一个人的意愿所能左右得了的。

 

“既然这份名单上有他的名字,说明您最终还是下了决心。”Coyote低声道。

 

Timoteo沉重地点点头:“Coyote,我的打算,你是知道的,我根本等不到这个孩子长大的那天。不光是他,这名单上的每个人,都是被精心挑选出来的,个个非同小可。他们是彭格列最后的希望,也是我最后的赌注,成败与否,在此一举。”

 

“那个打算……”Coyote的表情肃穆起来,甚至有点紧张,“九代目,您真的决定要那么做吗?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是的。”Timoteo的语气十分坚定,目光也无比坚毅。

 

“时代已经不同了,现在的彭格列,必须要做出改变。如果事情真的走到那个地步,哪怕要背负千古骂名,在九泉之下无颜面对历代首领,我也必须要执行这个计划。到时候,家族中肯定有很多人跳出来反对我,甚至爆发内乱,Coyote,你会怎么做?”

 

没有任何犹豫,Coyote单膝跪地,虔诚地宣誓。

 

“无论您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Coyote,永远都会坚定地站在您这边。”他微微一顿,又补充道。

 

“不光是我,Visconti他们一定和我一样——我们六名守护者,永远都将忠诚于您。”

 

Timoteo微微颔首,严肃的表情稍稍舒缓。他把那张名单锁进抽屉,然后站起身。

 

“走吧。”他说,“时间不早了,也是该招待宾客的时候了。”

 

“是。”

 

Coyote拉开房门,护送首领前往会场。大概是觉得之前的气氛过于沉重,在去往宴会厅的路上,Coyote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

 

“这次,Xanxus少爷也来了。”

 

“哦?”Timoteo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了慈祥的笑意,“他一个人吗?”

 

“不,他是和瓦利亚部队的副队长,斯库瓦罗一起来的。”

 

“斯库瓦罗……”Timoteo重复这个名字,似乎在努力回想相关的信息,“哦,是你之前提起过的,那名击败了剑圣的少年?”

 

“是的。”Coyote说,“那孩子也是狂傲不羁的性子,和Xanxus少爷倒是很合得来。”

 

“他是什么出身?”Timoteo突然问。

 

Coyote苦笑:“和Xanxus少爷一样,来自地下世界。”

 

Timoteo点点头,没有丝毫意外,一副早已预料到的样子:“目前瓦利亚中,核心的几名成员,似乎都是来自地下世界?”

 

“嗯,都是Xanxus少爷一手提拔上来的,当初还惹来不少非议。”Coyote顿了顿,然后暗含深意道,“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再议论他们的出身了。”

 

“英雄不问出处,”Timoteo感慨着,像是一个为孩子自豪的父亲般,脸上露出了几分赞赏的笑容,“我们彭格列,需要这样的新鲜血液。Xanxus能顶住保守派们的压力,破格提拔人才,组建并稳固住自己的势力,我很欣赏。”

 

“这种褒奖的话,你应该亲口对他说。”Coyote难得地用一种责备的口吻说道,“他其实很希望得到你的赞赏和承认,我们都看得出来。”

 

Timoteo却摇摇头。

 

“他想要的,并不是那种肤浅的东西。那孩子的欲望和野心,远远超乎你们的想象。”

 

“但这不正是您所期望的吗,九代目?”

 

“作为首领,那的确是我所期望的。”Timoteo缓缓道,声音有些低沉,“但作为父亲,却又不是我所期望的。”

 

Coyote沉默了。良久后,他才轻声说。

 

“如果那个位置是属于他的,无论怎样,最终都将是他的。”

 

Timoteo没有说话,一直快要走到宴会厅时,Coyote才听到首领的声音,轻得像一声叹息。

 

“但如果那个位置并不属于他,”老人喃喃自语道,“……无论他多么渴望,也注定不会是他的。”

 

 

评论
热度(34)
2015-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