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的存稿箱

脑洞集中营+废坑处理厂+无责任挖坑园

《Love you like a sad song》(往事篇)03

Part 03  沢田纲吉

 

 

彭格列宴会厅内,此时高朋满座,欢声笑语,衣香鬓影,灯火辉煌。

 

虽然这次宴会的主题是庆祝彭格列九代首领的七十大寿,但在主角还未登场时,前来的宾客都没有闲着——这一夜,这里汇集了西方大陆上流社会几乎所有知名的大人物,能出入宴会厅的人,个个身份显赫,非富即贵。这是结交权贵拓展人脉的大好机会,人们各怀心思,戴着笑脸逢迎的面具,使出浑身解数,为了权势,为了欲念,为了野心,积极投身进宴会场的各种交际圈中。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热衷应酬和交际。

 

 

在宴会场的一角,一张摆满精美食物和甜点的餐桌前,坐着几个人。和大部分的宴会参与者相比,这三人显得太过年轻——看上去才只是十几岁的少年;但没有任何人敢因此轻慢他们。和周围热烈的氛围相比,这张餐桌附近的气氛显得有点冷清,却并不是因为没人想来同这张桌子上的人攀交情。实际上,很多人自进会场第一刻起就在关注这边的情况,之所以迟迟不敢上前,是因为——坐在正中的,明显是这个小圈子核心人物的那名黑发少年,现在的心情看上去相当恶劣。

 

“居然连烈酒都没有,这垃圾宴会真是无趣透了!”

 

一瓶刚刚开封的高级红酒只被嗅了一下,就立刻被开酒的人扫到了地上。酒瓶炸裂,醇红的液体汩汩流淌,顷刻就染红了白色的大理石地面。几名侍者立刻前来收拾酒瓶的残骸,这些能在任何权贵面前都自如服务的侍者们,在靠近这张餐桌时,却都忍不住微微颤抖,甚至头也不敢抬一下。

 

“没错,无趣透了,早知道Me就不来了。”坐在黑发少年身边的,是一个头戴巨大青蛙帽的绿发男孩,也是这张桌子上年龄看上去最小的一个,大概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路斯利亚前辈和列维尔坦前辈没来真是太正确了。”

 

“青蛙头,你可不可以把那顶愚蠢的帽子隐藏起来?”坐在绿发男孩对面的一名金发少年开口道,他看上去已有十六七岁,虽然额前厚厚的刘海遮掩了他的眼睛,却依旧能感觉到他目光中流露出的烦躁和不耐烦,“还嫌我们不够显眼吗?”

 

“偷混进来的家伙没资格在这里指指点点,”戴着青蛙帽的男孩一本正经道,“而且这顶帽子也并不愚蠢,品位很差的堕王子前辈。”

 

“说得好像你不是偷混进来的一样!”金发少年一甩手,手中变戏法似的出现了数把匕首,锋利的刀刃在水晶灯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目的银光,“再说一次,不准叫我堕王子!哼,我可是血统高贵的王子殿下,真正的贵族。”

 

“哦,Me明白了。你是血统高贵的王子殿下,括弧,伪。”

 

“把那个伪字给我去掉!!”

 

“好可怕,伪王子殿下发怒了,哦哦,Me好害怕。”

 

“决定了,还是让你变成肚皮朝天的死青蛙吧,总比对着你这张不知好歹的死人脸强。”

 

“Me才不会死,要死的人是白痴前辈你。”

 

“是你。”

 

“是你。”

 

“你!!”

 

“你~~~”

 

“你……”

 

“再吵你们两个垃圾就都给我滚出去!!!!!”

 

一声怒吼,整个会场似乎都寂静了一瞬,很多目光纷纷投射过来,但一身戾气的黑发少年瞪起眼睛一扫,就再也没有人敢看过来,宴会厅很快又恢复了先前的喧闹。

 

“切。”冷哼一声,眼神凶狠的黑发少年——Xanxus收回目光,低咒一声。

 

“一群渣滓。”

 

知道自家老大现在的心情非常糟,金发少年——贝尔,和绿发男孩——弗兰,都老老实实地闭紧了嘴。虽然面前的餐桌上摆满了珍馐佳肴,但他们似乎都没有享用的心情,目光一直若有若无地扫向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出现。

 

终于,那个人来了。

 

一位和Xanxus年龄相仿——大概十七八岁样子——的银发少年出现在了门口,他表情严肃,进门略一张望,立刻急匆匆地奔着这边来了。

 

贝尔暗暗松了口气,他看到自家的BOSS——Xanxus紧锁的眉头也微微舒展,但猩红眼眸中流露出强烈的不满。

 

“为什么这么慢?”那名银发少年刚一走近,Xanxus就不耐烦地开口了。

 

“有些信息要确认和核实,浪费了点时间。”对方边说边把一张折叠得方方正正的白纸递给Xanxus。

 

“这是名单。”

 

Xanxus把那张纸抖开,入目就是密密麻麻几十个人的名字及相关情报。这张纸上的内容,和之前Timoteo所持的那份甄选名单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一份是影印版,Timoteo手里的则是原件。这个甄选名单虽然不是十分机密的东西,但若没有特殊的情报渠道,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被搞到的。

 

“三天后,这批人就会被护送到达。”银发少年边说边拉过椅子坐下来,目光一转,表情立刻抽搐起来。

 

“喂!!你们两个家伙怎么会在这儿?!”他对着桌上另外两个人狂吼道。

 

“报告斯库瓦罗前辈,是白痴王子怂恿Me偷溜进来的。”

 

“你还能更无耻点吗?!明明是你自己偷偷摸摸跟着过来的!!”

 

“是你怂恿Me的。”

 

“是你自己跟过来的!”

 

“是你!”

 

“是你~~”

 

“是……”

 

“闭嘴!!再吵就毙了你们!!!!”Xanxus怒道。

 

 

世界终于又一次清净了。

 

 

没人打扰,Xanxus很满意,他快速浏览着名单上的信息,随口问道。

 

“有值得注意的对象吗?”

 

斯库瓦罗立刻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与其说值得注意,倒不如说很蹊跷……”他侧过身子,用手指了指名单最末的那一行。

 

“你看这个人。”

 

Xanxus的目光立刻扫下去。

 

“沢田纲吉……”他轻声念着白纸黑字上的那个名字,微微皱眉,“这名字听上去像东方人……”他继续朝后面看过去,在“居住地”一栏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地名。

 

“并盛?这是什么地方?”

 

斯库瓦罗耸耸肩:“我起初也没听过,去查了一下,才知道是东海上的一个很小的岛屿,位置十分偏远,人口也不多。它隶属一个名叫日本的群岛国家,但因为交通不便,和外界的交流非常少,所以连日本群岛上的很多人居民都没听说过这地方。”

 

“日本……”Xanxus的目光投向餐桌,在一堆造型精美的西式美食中,有一盘食物显得格外特别。它没有华丽的外形,也没有鲜艳的色彩,只摆放着一些用晶莹米粒捏成的饭团,每个米粒饭团上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鱼片或虾肉。虽然整体看上去十分朴素,甚至有点简陋,但这种名叫“寿司”的食物却在今晚的宴会中大受欢迎——大家都知道,这些食物是来自一家名叫“竹寿司”的店。这家店历史不长,名气却超越了很多百年老店,许多贵族都慕名前去,却常常扫兴而归——因为这家店的寿司每日是限量供应,一旦售罄,就立刻关门歇业。也不知道这次彭格列开出了什么筹码,能让这家店专门为今晚的寿宴供应寿司,数量看上去还很多。

 

斯库瓦罗看到Xanxus的目光一直盯着那盘寿司,立刻猜到了他的想法。

 

“这家竹寿司店的主人,据说就是年轻时从那个名叫日本的群岛国家迁徙过来的。”他突然压低了声音,“怎么?需要抓他过来问话吗?”

 

“看看情况再说。”Xanxus收回了目光,继续低头去看名单上的资料。

 

“年龄……”他突然怔了怔,微微瞪大了眼睛,“六岁?才六岁??”

 

凑过来的贝尔也看到了那个数据,同样感到讶异:“不是六岁,而应该是十六岁吧?”

 

“就算是十六岁,也还是太小了。”Xanxus皱起眉头,“资格者起码要年满十八岁,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否则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Me觉得肯定是资料写错了。”弗兰也说。

 

欣赏完众人不可思议的反应后,斯库瓦罗咳嗽一声,公布了结论。

 

“我反复确认过了,就是六岁。”他点着头,“千真万确。”

 

斯库瓦罗不是个会乱开玩笑的人,他如此笃定,说明这事儿绝对不会有错。Xanxus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

 

“那个死老头到底在想什么?”他自言自语着,“是迟迟选不出继承者所以急昏了头吗?”

 

“嘻嘻,有可能哦。”贝尔把玩着手里的银刀,嘴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音,“不过这种事,就算再急也没办法呢。”

 

“何止是没有办法。”斯库瓦罗也咧开嘴,笑容中带着几分傲然和轻蔑,“根本就是白费功夫。时代早就变了,现在的彭格列是以实力为尊,血统继承那种迂腐玩意,早就该被废除了。不管这批人中到底有没有能激发火焰的继承者,彭格列十代的位置,都不会轮到他们。”

 

Xanxus什么都没说,只是冷笑了一下,血红色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名为“野心”的寒光。他的目光重新扫过名单上的每一个名字,最后重新停留在“沢田纲吉”的这个名字上。他知道不仅是自己,每一个看到这份名单的人,都会对这位特殊的资格者产生浓厚的兴趣——不仅因为他过分年幼的年龄,也因为几十个人中,只有他的个人经历和背景资料栏是一片空白。这意味着两种情况:要么他的背景和经历真的乏善可陈,仅仅是个毫无特色普普通通的平民;要么……就是研究院的人在刻意隐藏这孩子的身世背景。

 

“走吧。”把那份名单收起,黑发少年站起身,一摆黑色的披风,“我们回去。”

 

“现在?”弗兰嘴里叼着半只寿司饭团,无辜地眨着眼睛,“可我们还没见到Timoteo爷爷……”

 

“那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好了。”Xanxus没好气地说,“我过来可不是为了参加这种愚蠢的宴会,如果是那死老头的葬礼,我倒还会考虑考虑。”

 

“喂喂,虽然没血缘关系,但Timoteo好歹也是你名义上的父亲诶,这么诅咒人家合适么?”虽然听上去是很有良心的话,但从斯库瓦罗揶揄的表情来看,他其实觉得“很合适”。

 

Xanxus懒得搭话,直接转身走人。斯库瓦罗耸耸肩,也跟了过去。贝尔和弗兰都还有点小孩子心性,本来是真心想在宴会上玩玩的,但自家老大都发话了,他们再不情愿,也只能乖乖跟着离开。

 

评论
热度(30)
2015-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