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的存稿箱

脑洞集中营+废坑处理厂+无责任挖坑园

《Love you like a sad song》(往事篇)04

Part 04  瓦利亚首领Xanxus

 

Xanxus一行四个人刚走出会场,宴会厅另一端的大门就打开了。现场顿时起了一阵骚动,无数目光投向那扇敞开的大门——走进来的人,是这次宴会的主角Timoteo,以及他最忠心的左右手Coyote。

 

Timoteo边走边微笑地和周围的人打招呼,他的神情和举止都无可挑剔,但明眼人还是能看出他似乎心不在焉,目光游移,仿佛是在会场中找什么人。

 

一名黑衣侍者凑到Coyote耳边低语了几句,Coyote点点头,转身Timoteo说。

 

“Xanxus少爷好像已经离开了,就在刚才。”

 

“……哦。”

 

虽然只是淡淡一个语气词,但Coyote看得出:这位年迈的首领实际十分失望——他和Xanxus已经两个多月没见面了,本以为这次宴会是一次叙旧的好时机,却还是堪堪错过。这样想着,Coyote忍不住对Xanxus有了点责备的心情——他应该是知道Timoteo很想见他的,但仍刻意回避,未免太过任性。就算没有血缘,Timoteo对Xanxus完全就像一个亲生父亲对待自己的孩子,毫无可指摘之处。Xanxus却并不领情,他似乎一直不相信Timoteo在他身上投注的情感,认为那都是虚伪的假象。毕竟最初他之所以能被Timoteo从地下世界的贫民窟带回彭格列,是因为他能激发和大空之炎极为相似的火焰。他那个有些癫狂的母亲固执地认为Xanxus就是Timoteo的孩子,带着Xanxus去面见驻守在地下世界光明塔中的彩虹之子首领露切。露切也惊诧于Xanxus能拥有火焰,便把这件事情告知了Timoteo。为此,Timoteo带着Coyote专程前往地下世界,见到了八岁的Xanxus。

 

但只是一眼,Timoteo就知道Xanxus并不是彭格列所寻找的继承者。他掌中的火焰,充满狂躁和暴戾的气息,是愤怒之焰,而非寄寓着光明和希望的大空之炎。

 

可最后,这位彭格列九代首领,还是把男孩带回了彭格列。

 

虽然年纪很小,那时的Xanxus懂的东西却已很多。他知道自己并不是Timoteo的亲生孩子,因为自己那个一辈子都没离开过地下世界的癫狂母亲,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和地上世界的王者彭格列首领有什么交集;他坚信这种收养关系其实就是一场交易——彭格列九代目看中的并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拥有的形似大空之炎的奇异火焰。

 

既然是交易,就没有什么情分可言。在别人都以为他会对Timoteo的仁慈感恩戴德时,Xanxus却对自己的一步登天理所当然,他心安理得地享受着首领之子的种种待遇,不见丝毫感恩之情。Xanxus傲慢的态度让家族中很多看重血统的人心怀不满,有一次,Coyote亲眼看到家族某高层的儿子带了一伙人把Xanxus堵到角落里,原因似乎是因为Xanxus见到他没有行礼。

 

那名身份高贵的少年对Xanxus出言不逊,骂他是地底贫民窟的杂种,是血统低贱的渣滓,眼看两边都要打起来了,Coyote连忙出面制止。换成别的孩子,被一群人围攻恐怕都要吓得哭出来,而Xanxus却始终阴沉着面容,用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冰冷目光慢慢扫视过所有人,然后说。

 

——出身并不代表一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每一个人都跪在我面前哭,让你们为今日的无礼付出惨痛的代价!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八岁的孩子居然能说出这种话。那时,任谁都觉得这不过是男孩泄愤的戏言,却在很久以后,才蓦然发现——他真的做到了。

 

Xanxus在十岁的时候加入了彭格列的暗杀部队瓦利亚,成为了这支精锐暗杀部队史上最年轻的成员。四年后,年仅十四岁的Xanxus击败了当时的瓦利亚首领,取而代之,成为瓦利亚历史上最年轻的首领。或许是和年幼的经历有关,他并不信任出身高贵的家族成员,所有心腹皆从底层选拔。这种做法起初曾遭到家族中保守派的强烈反对——毕竟越是古老的家族,内部的阶级分别越是鲜明,等级制度也越森严,但Xanxus力排众议,一意孤行,在干掉了几个叫嚣最凶的反对者后,很多人就噤若寒蝉了。

 

彭格列家族中,有身份有背景的高贵血统者毕竟是少数,但这个少数的精英群体,却稳稳把持着家族大权,让众多出身普通的低阶成员一辈子都出头无望。而现在,身为彭格列九代首领养子的Xanxus公开宣称要与特权阶级对抗,不问出身只论实力,这种强势而桀骜的作风顿时让心怀抱负却无处施展的人们看到了希望,入部申请如雪花片般纷至沓来。

 

那完全是一个传奇——由这位年仅十四岁的瓦利亚年轻首领缔造出的传奇。

 

仅用了两年时间,瓦利亚的实力就获得了惊人的增长,甚至用“爆发”来形容都不为过。瓦利亚旗下人才济济,精英辈出,它一改过去隐秘低调的作风,成为彭格列中风头最劲最强势的部门,就连别的家族遇到棘手搞不定的任务时,也会专程来和瓦利亚寻求合作。本来因为彭格列迟迟选不出第十代继承者,外界一些敌对势力又开始蠢蠢欲动,而各种敌意和觊觎心思却因瓦利亚的存在而全被瓦解——就算没有继承人又怎样?有瓦利亚在,彭格列就像一只拥有锋利爪牙的野兽,一旦有人来犯,势必会给予敌人最恐怖的一击。

 

——这就是实力的意义。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可Xanxus“实力为尊”的主张,这位瓦利亚首领的威望在彭格列中水涨船高,虽然很多人看不惯少年狂傲恣意的作风,却又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狂妄的资本。没有人会怀疑,假如这是战乱年代,这位天才少年必成为雄霸一方的绝世枭雄;而现在,所有人都在叹息——纵然这名少年的实力和威望在彭格列中已无人能及,可他唯独缺少了最重要的一样东西。

 

 

——彭格列血脉。

 

 

没有彭格列血脉,就得不到彭格列指环的承认,成为不了名正言顺的彭格列首领。纵然Xanxus的实力再恐怖,威望再高涨,也改变不了这条传承了千百年的家族铁律。

 

而这位年轻的瓦利亚首领再一次让人们惊愕了:他毫不掩饰对彭格列十代首领位置的渴望,那种赤裸裸的野心,强烈得仿佛都要溢出来,举手投足间,哪怕仅仅是一个眼神,你就能感觉到沸腾在他心中的无可遏制的欲念。

 

 

——我是要成为彭格列十代的男人。

 

 

——没有人能阻挡我,任何人都不能。

 

 

在Xanxus通向彭格列首领之位的道路上,资格者们自然成为了他最大的障碍。资格者,即是被验明了拥有彭格列血统,获准进入研究院接受血脉觉醒实验,拥有最大潜力冲击首领之位的那些人。很多人相信:一旦出现了火焰觉醒者,那位法定继承人和Xanxus之间肯定会爆发一场恶战——毕竟无论是谁掌权,肯定都不会容忍一位对自己的位置虎视眈眈的威胁者存在。

 

但一批又一批,一年又一年,资格者中始终没有出现火焰觉醒者。后来,甚至流传出一种传言:说Xanxus已经把瓦利亚的势力渗透进了研究院,研究院里的人故意不让那些有潜力的资格者觉醒,从而确保无人能威胁到Xanxus对首领位置的争夺。

 

当然了,传言仅仅是传言,当真不得。但由此足见瓦利亚在家族中的势力之盛,以及资格者们对Xanxus的深深忌惮。

 

 

而今年,新的资格者又要到来了。

 

 

思及此,Coyote下意识扫了一眼全场,高朋满座,灯火辉煌,欢声笑语,觥筹交错,然而这种歌舞升平的繁华到底还能延续多久?真正的风暴已在酝酿,那个决定将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他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只希望——Coyote暗暗叹了口气——这不会是最后的狂欢。

 

评论(16)
热度(40)
  1. watermelon icecream大白的存稿箱 转载了此文字
2015-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