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的存稿箱

脑洞集中营+废坑处理厂+无责任挖坑园

《破晓》 CP:奇杰

旧文。

 

 

01

 

 

『一个人,只是孤单,却不寂寞。』

 

 

 

到底是何时注意到那个人的,他也不知道。

 

 

那个总是安静坐在角落的少年,有着羽毛般银亮柔软的头发,以及凉夜般清冷淡漠的表情。不曾见他言笑,就连看他张口说话的时候都很少。虽然偷偷看去是那样一个容易发光发亮的人——俊朗的眉眼,冷傲的气质,但却像蒙了尘的钻石,沉默地在角落闪着光,一闪,一闪,然后无意中被自己窥见。

 

 

——那也许算得上惊鸿一瞥了,有着发现珍宝的讶异,或许,还有一点点惊喜。

 

 

但更多是惭愧。转进这个新班级都快半学期了,班上居然还有自己叫不出名字的人,亏自己还一直为自己的好人缘沾沾自喜。

 

 

——杰·富力士,你真该为自己的自大而羞愧啊。

 

 

 

然而想要补救,竟意外的困难。一次下课,几个好友照例凑在一起侃天侃地,小杰有意无意地问。

 

 

“那个坐在角落的人叫什么?”他的头微微点向那个角落,看到那个人正和往日一样,头闷在胳膊里,似是在补眠。

 

 

回应他的竟是瞬间的沉寂。刚刚还笑得开怀的伙伴们突然全都沉默,教室里一片喧闹,只有这个角落过分的安静。杰·富力士睁大了眼睛,望着那些欲言又止的人。

 

 

“小杰,”有人缓缓开口了,是酷拉皮卡,“你……还是别认识他为妙。”其余人都赞同的点着头,附和着,“小杰,别去管那个人。”

 

 

不要理他。不要认识他。我们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如是说着,黑发少年虽然满心疑惑,却只得把问题强压心底。上课铃响了,他起身返回座位,然后听到有人在背后小声嘀咕。

 

 

 

“说起来,那人怎么还赖在班里……让人看了就不舒服,还不快滚回他老家……”

 

 

 

心里没来由的一惊,说不上为什么,小杰下意识地转头,不是去看说话的人,而是望向那个角落。

 

 

那个总是晒不到阳光的角落,那个总是清冷而沉寂的角落。原来不是没人发现那人的光彩,不是没人明白灰尘下掩藏的光芒。只是每个人都在躲,每个人都在避。心底的忌讳,形诸为刻毒的冷落,厌恶的无视。

 

 

然而那人却那般泰然自若。

 

 

 

到底是谁在蔑视谁,到底是谁在嘲笑谁。

 

 

是谁进不去谁的世界,又是谁被拒之于谁的世界。

 

 

 

不认为自己是心思细腻的人,却在那一刻心念百转。所以视线移开得迟缓了,猝不及防地碰上了对方的目光。

 

 

很漂亮的水蓝色眼睛呢。最初的,也是唯一的感想。

 

 

下一秒双双都岔开了视线。没有尴尬,没有无措,只是目光的轻轻交错,就像世界各个角落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擦肩而过。

 

 

 

02

 

 

『世界多么大,我却遇到了你;世界多么小,我只能远远看着你。』

 

 

 

晚自习的时候,杰·富力士照例抱着厚厚一摞作业本进教室,然后在大家埋头自习的时候,把那些本子发到它们主人手中。

 

 

这并不是件苦差事,但天天如此就需要点耐心了。因为小杰的好脾气和热心肠,所以本该大家轮流承担的任务便落在他一人身上。实际上,很多人也喜欢让这个开朗善良的少年发作业——他总会无声念着作业本上的名字,把本子轻而稳的放在对方桌子上,动作很小心,也很认真。

 

 

让人有种被重视的感觉。

 

 

所以很多人都会在拿到本子时,抬头对少年温和的笑笑,间或也会有女孩红着脸,羞涩地对他说声“谢谢”。

 

 

然而今日——在他承担这项差事一个月后——竟然在那堆作业中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是邻班的作业混进来了么?

 

 

虽然脑中是这样模糊想着,小杰的目光却立刻移向了那个角落。

 

 

——他没有见过那人的作业。他从未发过那人的作业。

 

 

 

对方没有像往常一样伏在课桌上睡觉,只是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拿着笔在一张纸上涂抹着什么,表情专心而冷漠。小杰迟疑了一下,走过去。

 

 

“KILLUA。”

 

 

音节如绿叶上滚落的露珠,出声时意外的顺畅圆润。意料之中的,或者是在期待之中的,对方抬起了头。

 

 

不再是上一次那样匆匆的一瞥而过。这次两个人,是真正的在对视。他看着他,他也看着他。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得到自己的影子。

 

 

“你的作业。”

 

 

小杰微微笑着,用手把作业递过去。也许人类都有得寸进尺的劣根性,在终于知晓了对方的名字后,他竟期待听到他的声音。

 

 

——期待对方的声音,打破这个角落灰色的冷寂和死气沉沉的阴郁。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的眼睛是那般湛蓝清澈,那他的声音,是否也像蓝天般有着自由的明澈?

 

 

银发少年看了作业本一眼,一言不发地伸手接过。修长白皙的手,骨节却是分明的,有种利落而可靠的感觉。小杰的视线微微一偏,看到了对方之前用笔涂抹的那张纸。

 

 

纸上的内容,好像是一幅画。

 

 

混乱粗糙的黑色线条密密麻麻,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般吞噬掉纸张原本的洁白。在如蛆般蔓延错杂的黑幕背景下,有着断断续续的红色线条在扭曲蜿蜒——既像在黑暗中畸形生长的毒花,又像冷冷流淌在黑色深渊中的腥红鲜血。

 

 

狰狞的黑和尖叫的红。生硬粗粝的线条,偏执肆意的涂抹,却透出一种恐怖而诡异的和谐。

 

 

 

——因着相同的疯狂和绝望。像极了死亡的阴戾气息,在这勉强算作画的图中,缭绕不散。

 

 

 

小杰突然觉得浑身冰寒,隐约觉察到对方正冷眼盯着自己。那人不躲也不避,把一切都坦露给他看——连同眼中流露出的嘲讽和挑衅。

 

 

——也许,可能,大概,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孤注一掷。

 

 

 

 

不要理他。

 

不要认识他。

 

我们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之前听过的每一句话此刻都在耳边回放,小杰想自己大概明白点什么了。但纵是心底透亮如斯,纵是本能地想避开危险,纵是明白两人真的不该有交集,最后,他还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平静而镇定,连一丝犹豫和颤音都没有,同往常一样,染着笑容的明媚颜色。

 

 

“明天也要继续交作业啊,KILLUA。”他说。

 

 

 

03

 

 

『其实还是想相信,其实还是在期待。』

 

 

 

 

他不确定两人这样是否就算认识了,虽然自始至终对方都未对自己说过一句话。

 

 

——但起码,当自己再把作业本递给他时,对方投来的目光不再充满抵触和防备了。他会微微对他点头,银亮的发丝随之轻轻颤动,让小杰看得很想伸手摸一摸。

 

 

——应该是,非常柔软而温暖的触感吧。

 

 

 

小杰很喜欢看KILLUA的手——虽然他只能在对方伸手接作业本时短暂的瞄一眼。他从未见过那样好看的手,用漂亮形容太过轻佻,用美丽形容太过肤浅。虽然修长,却也并不像钢琴家那样的纤细而优雅;虽然柔韧,却也不似女生那般的细腻而娇弱。有一点点骨感,一点点力度,仿佛只要一伸手便能牢牢抓住一切。所以当一次小杰照例递过作业本,对方却没有如往常般伸手来接时,黑发少年心底不是不诧异而疑惑的。

 

 

——咦?

 

 

他探询地望着KILLUA,可对方却避开了他的目光。今天的他没有再用笔在纸上涂抹什么,而是连头带身子倚靠着墙,两只手插在衣兜里。

 

 

“作业放在桌子上吧。”

 

 

终于,听到他的声音了——喑哑而疲惫,冷淡的磁音。

 

 

小杰看了他一会,见对方没有再理会自己的意思,便依言把作业本放在了桌子上。转身的时候,心底莫名觉得有些失落,所以他下意识的微微转过头,又看了少年一眼。

 

 

淡淡一眼,却隐约看到对方插在衣兜里的手,手腕处好像绑了绷带的样子。

 

 

小杰用力眨眨眼睛——没看错,那的确是厚厚的,似乎隐隐还渗出了血迹的绷带。

 

 

“你的手怎么了?”

 

 

声音很小,混在自习课上常有的窸窣琐碎声里,立刻就淡得辨不出了。对方没有反应,头懒懒地靠在墙上,阴影下的表情看不分明。

 

 

“KILLUA?”小杰只得走近,俯身小声叫那个人,“你的手怎么了?”

 

 

像是突然惊醒般,对方猛得回过头,眼里凶狠的寒光凛冽得让小杰措手不及。不过那种骇人的气势也不过持续了零点一秒——看清是他,对方的表情立刻换了。

 

 

面无表情。

 

 

“哦,”他重新靠上墙,插在兜里的手不留痕迹地往里缩了缩,“没事。”

 

 

其实很担心他会说“和你没关系”,但对方似乎没有嫌他多管闲事的意思,所以小杰顿了顿,鼓足勇气般的,“等会放学后……你能不能在教室里留一下?”

 

 

意料之中的,看到对方又疑惑又吃惊的表情。

 

 

小杰笑了笑,但怕自己再说话会打扰到周围自习的同学,所以最终只是对银发少年眨眨眼,就走开了。

 

 

转身的时候,其实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真的很害怕,听到对方的拒绝。

 

 

 

 

放学的铃声响起时,不少人都在第一时间冲出了教室。小杰慢吞吞地收拾着书本,心不在焉地回应着那些和他说“明天见”的伙伴。在婉言拒绝了几个要求同路回家的人后,教室终于寂静了下来。

 

 

只剩两个人了。

 

 

小杰转过头,看到那个人依旧靠着墙,头微微垂下,藏在墙壁的黑影里。夕阳的余晖投进教室,一大片课桌都染了橘黄的颜色,像极了陈旧泛黄的光阴。他在这一端,那人在另一端。连呼吸都听不清的距离,有一瞬让人觉得安静得难过。

 

 

对方却突然抬起了头,目光望过来。

 

 

“喂,”居然是他先开口,“留我下来有什么事?”

 

 

小杰张了张嘴,大脑居然空白了一下。迎着那人的目光,他摇摇晃晃站起来,愣了半晌,才恍然地几步跑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

 

 

“唔,这个给你。”

 

 

KILLUA看清那东西后,不知道自己该作何表情。

 

 

是一支药膏。称得上老土的米白色牙膏状包装,静静摊放在少年手中。小杰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呃……手受伤的话,用这个很管用的……”

 

 

KILLUA冷眼看了面前的人一会,终于把插在兜里的手拿出来了。小杰一看,眼睛立刻瞪大,哑然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冒出来一句。

 

 

“你……你这到底是……”

 

 

这哪里是手。分明是两个厚厚的绷带粽子。

 

 

“你又不知道我为什么受伤,随便拿出那种东西有什么用。”

 

 

冷冷奚落完对方,少年把头偏到一边,却没有把手缩回来的意思,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看起来倒像是在赌气。

 

 

小杰并不介意对方无礼的态度,他只是庆幸刚才自习课偷溜回宿舍时把那个小的药箱也一并带来教室了。折身把小药箱拿过来,少年拉过一把椅子坐到KILLUA对面。

 

 

“呐,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吧……绷带绑得不好也会影响伤口恢复的。”

 

 

 

绷带被一圈圈拆下来了——或者说,只是把固定的白胶带撕掉后,绷带就立刻松松垮垮地褪下来了。并没有想象中的烫伤或刀伤,甚至可以说那双手其实毫无瑕疵,除了——

 

 

指甲全都裂开了。甚至还有干涸的血迹残留其间,猛一看颇有些触目惊心。

 

 

就算是在冬天,小杰也没见过有人的指甲会皴裂成这样。他惊愕地抬头去看KILLUA,可对方只是垂着眼,一言不发。

 

 

知道就算问了对方也不会说的,小杰看看放在旁边的药膏——那是父亲最后一次归家时留给他的,据说是世上罕见的良药,能痊愈任何伤口——但指甲裂开的话,用这个肯定不会管用的。想了一会,小杰最终放弃涂药,从药箱里掏出创可贴,一个一个贴到对方的手指上。以前还在鲸鱼岛上时,冬天他贪玩去河里捞鱼,稍不注意手指甲就会被冻得裂开,所以小杰很清楚那种痛苦,手下的动作自然轻柔而小心。

 

 

直到十个指头全都包扎完毕,KILLUA都没说一句话,只是看着面前的人,一眼不眨。等对方终于停止了动作,少年便把手收回来,他低头看着指尖上十个颜色奇怪的创可贴,半晌,轻笑了一声。

 

 

“怪人。”

 

 

说话的时候,少年的眼睛微微挑起,水蓝的眸子微微漾出光芒,纯净得让人着迷。小杰看到对方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清浅而透明,想抓住,却消失得太快。

 

 

“KILLUA,”恍惚中,小杰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不大,却恰恰能让对方听得清楚。

 

 

“我们交个朋友吧。”

 

 

 

04

 

 

〖看得到,听得到,但始终,得不到。〗

 

 

 

小杰不知道在自己转来前KILLUA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第二天早上他在校园里离着老远喊那个正朝教室走的人的名字时,周围起码四分之三的人都用看怪物似的眼神看着他。

 

 

KILLUA转身看了黑发少年一眼,视线一扫已把周围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他转回头,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前走。

 

 

“KILLUA!”又是一声,那个被人们忌讳许久的名字就这样坦坦荡地回荡在校园里,让人恍然觉得它也像沾染了晨光般,泛出明媚清亮的色泽。

 

 

要避开已是不可能了——再说心底其实也不想对那人视而不见——KILLUA慢悠悠没走几步,小杰已经微喘着跑到他身边,两人并肩而行。

 

 

“早安啊,KILLUA!”

 

 

就是这样的笑容和神采,让面前这个转学没多久的人能博得那样的好人缘和高人气——虽然不是最耀眼的存在,却绝对是最吸引人们目光的那一个。KILLUA忍不住多看了少年几眼,然后收回视线。

 

 

“嗯,早。” 

 

 

尽管是简单得近乎敷衍的回答,小杰还是很高兴,好像两个人真的成为了朋友,好像从没听对方说过“我不需要朋友”一样。当两个人并肩走进教室时,班里寂静了片刻,然后才重新恢复清晨的喧闹。酷拉皮卡拧着眉看小杰坐到座位上,不动声色地把他扯过来。

 

 

“你和那个人怎么回事?”

 

 

“呃?”小杰怔了怔,“那个人……?你是说KILLUA?”

 

 

酷拉皮卡点点头,表情有些气急败坏,“不是说了让你离他远点么?你又爱心泛滥什么!”

 

 

很少见酷拉皮卡这么严肃的样子,小杰有些心虚,但想想自己也没做错什么,便稍稍理直气壮了些,“我才不是爱心泛滥……我只是想和他做朋友啊。”

 

 

酷拉皮卡倒抽一口冷气,用难以置信地目光盯着小杰,似乎想看穿他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你朋友还不够多?非要找他??”

 

 

不明白面前这个一向沉稳的人为何要在这件事上大惊小怪,小杰却下意识地不愿再做辩解。好在老师已经进了教室,他借口要为上课做准备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

 

 

在落座的那瞬,又一次不留痕迹地望向教室后方。偷偷的去看那个人,已经不再是出于好奇,而是一种习惯了。

 

 

——这个戒不掉的习惯,尽管有些偷偷摸摸,却仍让他甘之如饴。

 

 

只是那时,少年却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为什么会注意到那个人,为什么会想成为那个人的朋友,为什么就算别人劝阻还是想走到那个人身边。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功夫去摸索那些暧昧不清的答案,他只想看着他,然后心底暗暗的祈愿。

 

 

——要是能再靠近他一点点就好了。

 

 

 

如此卑微渺小的愿望,他却必须做得义无反顾。当小杰下课大大方方的跑去KILLUA那边时,他觉得自己快被周围人异样的目光盯出一个洞了——里面,也有来自酷拉皮卡失望的目光。

 

 

但小杰却已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向来不是喜欢压抑自己的人,想做的事,想亲近的人,少年的心思清澈得一眼见底,那是比阳光还要透明光亮的存在。

 

 

 

所以KILLUA又何尝看不出来。

 

 

 

虽然他坐在角落不声不响终日沉默,可论阅历,班上,甚至全校没一个人是比得过他的。况且对方又是那么容易看穿的人,所以在发现对方对自己感兴趣的第一刻起,他心底就已对那个人下了结论。

 

 

——小孩子一个。

 

 

而且还是天真幼稚得可笑的那种: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因为觉得神秘所以产生了兴趣,又因为兴趣从而想要看得更清楚,而越是看不清楚就越是想靠近,直至据为己有,好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和自由细细打量,慢慢欣赏。

 

 

然后,等看透了,玩腻了,就丢掉。小孩子,大抵都是如此。

 

 

——虽然KILLUA不觉得自己也是小孩子心性,但他想,自己,应该也会那样。

 

 

虽然因为目前还没有发现吸引自己和真正想拥有的东西,所以还未曾做出那种始乱终弃的行为,但总一天,他会的。变化系的人,没有能逃脱这个怪圈的。因为他们的心思太难以捉摸,而时间,又是那样的不可抗拒,无往不利——一切都变化的太快,比他多变的个性还要快。

 

 

所以当他看着那个少年远远地对他露出微笑,甚至每每不顾人们怪异的目光来找他攀谈时,KILLUA不禁要想——

 

 

他对自己的兴趣,会持续到何时?

 

 

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一旦闯进这个角落,他就再无全身而退的可能了。

 

 

 

窗外的阳光灿烂依旧。日复一日的,这个世界在苏醒时迎来光明,然后,在沉睡中重新被黑暗吞噬。

 

 

没人违逆得了这场从光明到黑暗的自然定律,世事,本该如此。

 

 

 

05

 

 

〖很想说一声,原来,是你在这里。〗

 

 

 

“你知道大家为什么怕我吗?”

 

 

当KILLUA说这句话时,小杰正小心地把他手指甲上的创可贴撕下——这似乎已经成了他的义务和习惯,每两天他都会在放学后帮少年换创可贴。其实小杰很期待这两天一次的机会,因为他发现,只有两人独处时,KILLUA才会主动和他说话,而不是像白天那样,自己自说自话半天,对方才漫不经心地哼哼两声,显而易见地漠视和冷淡饶是他这么没心没肺的人也觉得心寒。

 

 

“呃?”小杰愣了愣,手中的动作也停滞下来,“为什么?”

 

 

并不意外的回答,但KILLUA心里还是有种陡然沉下的感觉,让他不得不立刻用冷笑来掩饰,“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想同我做朋友?”

 

 

自那次提出“做朋友”的请求被拒绝后,这是小杰第一次听KILLUA说出“朋友”两个字。他看着少年突然变得冷若寒霜的脸,对方的头微微垂下,目光却透过遮掩在眼前的发,轻蔑而冷厉地射向自己。那样的目光,小杰其实并不陌生。对方变化无常且乖戾阴暗的性格,在最近两人断断续续地相处中他已明晰了几分。

 

 

——但既便如此,他还是,想同这个少年成为朋友。

 

 

“我并不是因为你是个怎样怎样的人,才想同你成为朋友的。”小杰低下头,继续帮对方拆指尖的创可贴,“我只是想同KILLUA这个人成为朋友,仅此而已。”

 

 

没有回应,却感觉到手中握住的指尖微微颤抖了一下,就如创可贴撕开的声音,虽然轻柔得微不可闻,却的确真实的存在。

 

 

“其实……”小杰终于把最后一个创可贴撕下,看看皴裂的指甲似乎已经快好了,不禁露出了安心地笑容,“其实,就算你不接受,但我已经把你当朋友了啊。”

 

 

KILLUA还是垂着头,但小杰知道他的目光仍在自己脸上,所以笑容又明媚了些。

 

 

“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难道不像朋友吗?”

 

 

KILLUA的嘴微微张开,甚至连冷笑的表情都做好了,可讥讽和不屑的话,竟卡在喉间迟迟说不出来。

 

 

 

 

他本想说,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凭什么要和你做朋友。

 

 

他本想说,以后别再缠着我,我其实很讨厌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

 

 

他本想说,我不可能和你成为朋友的,那种东西,我永远都不需要。

 

 

 

但最后,KILLUA却什么都没说。他把手收回来,看着已经恢复原状的指甲——不同于正常人淡粉的甲色,KILLUA的指甲,是泛着苍白的银灰,但却不显病态,反而和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有着奇妙的和谐感。

 

 

 

——尤其是当它们沾满腥红的鲜血时。

 

 

 

轻轻弯曲舒展着手指,最终紧握成拳,KILLUA突然站起身,把书包甩到肩后。

 

 

“我走了。”不再多看身前的人一眼,转眼就消失在了门口。KILLUA不知道,他离开的样子,有一点像——

 

 

 

——落荒而逃。

 

 

 

就算心底很鄙夷那人的无忧无虑和不知世事,也明明很清楚两人之间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但这些天他从未像刚才那样,突然那般清醒而深刻的意识到——他们确确实实,是两个世界的人。

 

 

所以直到现在KILLUA也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何会鬼使神差的交了作业本。

 

 

——明明知道不会被批阅,因为他一个字也没写。那个黑发的少年日日把作业本发到他手中,何曾想过里面其实是一片空白。

 

 

 

 

【我并不是因为你是个怎样怎样的人,才想同你成为朋友的。】

 

 

【我只是想同KILLUA这个人成为朋友,仅此而已。】

 

 

【其实,就算你不接受,但我已经把你当朋友了啊。】

 

 

【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难道不像朋友吗?】

 

 

 

 

直到夕阳的最后一线血光被吞没前,KILLUA脑中还徘徊着那些话。他以为他当时没有在意,不料竟记得如此清晰;他知道自己该狠狠嘲笑对方的天真和愚蠢,却忍不住把那人的声音一遍遍回想。

 

 

就像尚存留在指尖的温度,那丝暖意有着他不愿承认的缱绻,或是不敢承认的依恋。

 

 

只是。

 

 

这份隐晦的回味在黎明时分就荡然无存了。当银发少年穿过清晨沁凉的薄雾从某个偏僻的小巷走出来,边踏着满地的寒霜边面无表情地舔舐着沾满血腥的锋利手刀时,他已不再记得自己几个小时前曾为某人的几句话而升出些微脆弱且可笑的期待了。他甚至想不起那人的笑容,那人的声音,甚至是,那人的名字。

 

 

恍如隔世。

 

 

 

06

 

〖抗拒开始,也许是因为,在害怕结局。〗

 

 

 

小杰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可自从KILLUA的手恢复正常后,他对自己就明显疏远起来——虽然过去自己和KILLUA搭话时他也是爱理不理的,但对方从未像现在这样,那么明显地排斥他的存在。少年的沉默也不再是过去那种漠然的平静,而是带着明显的不耐烦和排拒,就差直接开口赶人了。

 

 

 

——但他偏偏就是没有开口。

 

 

 

所以就算明白对方大概是讨厌自己,可小杰就是固执的一再跑去KILLUA那个角落——只要对方没有明确表态让他走开,他就不想放弃最后那丝飘渺的希望。班里的人已经对小杰的行为见怪不怪了,而他过去的那些朋友也已经若有若无的渐渐疏远了他,唯有酷拉皮卡仍不肯放弃地坚持让他远离KILLUA。

 

 

“他的背景很复杂,和他在一起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但就是这样的警告也不曾让那个人产生动摇。酷拉皮卡知道小杰虽然看似行事莽撞,但实际却极有分寸。他的直觉本就是异于常人的敏锐,不可能感觉不到KILLUA的危险性——但他竟然还如此坚持要同那人深交,可见他的认真和诚心。

 

 

而那个人,却明显在利用小杰的这份真诚。对此酷拉皮卡不能不感到火大,所以一天傍晚放学,在KILLUA走出教室前,酷拉皮卡把他拦在了门口。

 

 

 

“你到底想怎么样?”酷拉皮卡的声音很平静,并不畏惧对方盯着自己的冷冽目光,“那样耍着他很好玩吗?”

 

 

KILLUA当然明白对方在说什么,脸色立刻阴了下来,他绕开金发少年想继续往前走。不料对方快走几步又拦住了他。

 

 

“回答不出来了吗?”其实明白惹怒对方于自己不利,可比起其他人,酷拉皮卡对面前这个人还没到惧怕的那种程度,所以他的言辞并不客气,“你知不知道,玩这种暧昧的把戏很卑鄙?别说你没看见,他因为你放弃了什么,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放他一马。”

 

 

KILLUA偏着头冷笑一声,挑衅般斜睨着面前的人,“是他自己靠过来的,关我什么事。”

 

 

“那你怎么不明确拒绝他?”对方若无其事的样子让酷拉皮卡怒极反笑,“哼,莫非是舍不得?也是,除了他,还有谁会理你这种怪物?”

 

 

话音未落,一股阴风裹挟着杀气已经直逼少年的喉间,早料到对方会有动作,所以酷拉皮卡躲避得很及时,可衣角还是被锋利的手刀绞得粉碎。酷拉皮卡之所以敢那么大胆的挑衅,是因为对自己的实力还算有几分自信,但不料对方的实力竟比想象中还莫测,上个回合虽是平手,但下一秒,自己竟还是被逼到了墙边,诡异的手刀离自己的脖颈只有一寸的距离——距上次见KILLUA用手刀生剥出数十人的心脏已有半年时间了,但此时直面这匪夷所思的凶器时,半年前的那种震撼和惊悚竟在瞬间全数被少年记起。酷拉皮卡记得当初那场惨案因为恰好发生在白天的校园里,很多目睹了全过程的学生都大受刺激,呕吐不止,但自己那时还尚算镇定,只是没想到,对方的戾气竟能强烈到这种地步,近距离的对峙下,让他几乎有了动弹不得的虚弱。

 

 

 

因此,当金发少年看到对方突然收回了手刀,不可能不吃惊——虽然明白对方应该不会杀自己,但起码也会让自己吃点苦头,可他为什么突然收手了?

 

 

 

但酷拉皮卡马上就知道了答案。

 

 

——杰·富力士站在走廊的另一头。从他的表情来看,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到了。

 

 

 

 

在发现那个人时,KILLUA曾有一刻的僵直,等反应过来时,他已收起了手刀,静立于原地。按理说他早该发现那人的存在,也不可能没有察觉到他的气息,但自己竟完全忽略了那些讯息。

 

 

 

——就仿佛,是潜意识里,想让他看到这一切一样。

 

 

 

黑发少年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在场的两个人都没法解读出他的真正情绪。酷拉皮卡看到小杰的目光先是长久停留在自己身上,仿佛是在仔细确定自己到底是否受了伤,直到自己轻轻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对方才松了一口气般,把目光慢慢移开,然后转向了站在另一边的KILLUA。

 

 

 

视线最后的定格,是银发少年垂在身侧的双手。

 

 

 

有一瞬,KILLUA几乎无法控制想把手藏到身后的冲动,他绷直了身子,头一次感到类似等待最终宣判的焦躁和煎熬——这种感觉太过陌生,陌生得让他不知所措,甚至有逃走的冲动。

 

 

 

——太奇怪了,这不是我……我到底在害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KILLUA,”小杰终于开口了,声音没有丝毫异样,还是如平时那样,就算是平淡的语气,依旧令人觉得神清气爽,“我能和你单独说句话吗?”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你走开。

 

我不想理你。

 

 

 

心里明明这样嘶吼着,但最后,他还是看着男孩慢慢朝他走过来。酷拉皮卡离开了,空荡荡的走廊里,只听得到两个人的呼吸。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呢?”因为对方比自己高,小杰只能仰头看着银发少年,但对方闭着眼睛,根本不回应他的问题。

 

 

“是因为觉得我这个人很讨厌吗?”

 

 

 

……不是的。

 

 

 

“是因为我一直缠着你,所以觉得厌烦吗?”

 

 

 

……不是的。

 

 

 

“是因为觉得我只是一时兴起,所以不相信我吗?”

 

 

 

KILLUA微微睁开了眼睛,可视线仍低垂地望着地面,没有去看黑发男孩。小杰看到了对方的动作,略略一惊后,也一并沉默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

 

 

他,并不相信他。

 

 

——或者说,他不相信身边的任何人,所以才会远离人群,隐瞒身份,就连KILLUA这个名字,也是假名。

 

 

可若说出自己已知晓了他的真实身份,那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会避他更远?甚至,他也许会认为,自己对他的亲近,也是处心积虑,别有用心的。

 

 

 

——到底要怎样,我才能站到你身边?到底要怎样,你才会相信,就算是杀手,也是可以拥有朋友的。

 

 

 

——奇牙,请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07

 

 

『也许真的存在天长地久,然而,就算现在想要相信,Are you waiting for me?』

 

 

 

第二天,小杰收拾了东西把座位换到了那个角落,正式成为KILLUA的同桌。当时全班人都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微笑着坐上那个座位,而一旁的银发少年,虽然自始至终面无表情,但他的眼眸,终于不再是冰原般荒凉冷寂,而是隐隐的,有了流溢的生气。

 

 

 

 

其实那个傍晚,两人在空寂走廊里的谈话,结束的并不美好。不论小杰说什么,对方都一言不发。直到黑发男孩提出想成为他的同桌时,对方才打破了沉默。

 

 

“你到底想怎么样??”KILLUA猛地抬起头,小杰吓了一跳,才刚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后,紧接着就被逼到了墙边。两人的距离突然拉近,小杰觉得自己的呼吸几乎拂过KILLUA额前的银发。

 

 

 

“你明明看到了,不是吗?”

 

 

KILLUA突然伸出手,冰凉的指尖慢慢滑过对方的脸——突如其来的寒意不仅仅来源于指尖与皮肤的碰触,还有对方眼中深幽的冰寒,所以小杰不由得微微战栗了一下,然后对方的手就停住了。

 

 

——可手指并没有离开男孩的脸。原本平滑圆润的指甲突然变长,尖锐的触感从脸颊上蔓延开来,有红色液体缓慢的溢出。是血。

 

 

“你在硬撑什么?”KILLUA看着面前表情惊愕可身子一动不动的男孩,嘴角噙起一丝冷笑,“你难道不怕吗?……我这种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血流的极为缓慢。因为被划割开的伤口恰在眼睛旁边,所以乍一看,很像血泪。

 

 

一滴,又一滴。

 

 

但受伤的地方,却并不仅仅在看得见的地方。

 

 

“我当然怕……那时,我真的,很怕,很怕你。”

 

 

看到他和酷拉皮卡的对峙,却没有立刻冲过去,是因为被强大而诡异的杀气震撼得动弹不得——那也许是念,而且是邪恶而可怕的念。

 

 

 

KILLUA的确是个危险的人。

 

 

——自己明明很早就知道。

 

 

 

喉间仿佛被什么哽住,无形的压迫力突然降临,小杰支撑不住,几乎贴着墙面滑坐下来。在倒下的最后一刻,他竭力睁大了眼睛,瞳孔中倒映出银发少年淡漠的表情。

 

 

少年的眼睛依旧清澈,水蓝清透的颜色,却让小杰想到了沙漠——沙漠般的了无生机,沙漠般的荒芜苍凉。也许自己真的是傻瓜,被一汪清泉所迷惑,最后才发现,那只不过是虚幻的海市蜃楼。到极限了吧,该放弃了吧,自己所谓的坚持,到底是在期待什么,又在,等待什么呢。

 

 

 

“虽然很害怕……”男孩艰难的开口,那种可怕的压力不仅压迫着他的身体,甚至让他的精神陷入窒息的绝境。

 

 

好难过。

 

 

要崩溃了。

 

 

 

身子已经不受控制地慢慢滑下,小杰吃力地吐息,胸口撕裂般疼痛,声音残喘犹如冷泉幽咽。

 

 

 

 

 

“但我……还是想同你……成为朋友。”

 

 

 

 

KILLUA退后了几步,看到已经滑坐在地的男孩,缓缓用手遮住了眼睛,把头埋进了膝盖。夕阳正缓慢的走向深渊,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飘渺而忧伤的歌声,若有若无的,连同那渐渐清晰的啜泣,在渐渐隐入阴沉夜色的走廊里,蔓延来开。

 

 

 

小杰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哭。

 

 

仿佛是心底什么东西轰然崩塌了,他无法遏制泪水的涌出。眼泪流进了眼角的伤口,刺痛的感觉却让他有种自虐的快感。自己变得好奇怪,奇怪得他几乎要感到害怕。一些从未有过的情绪,仿佛是无底的漩涡,让他挣扎不能,只能沉沉堕入。

 

 

——比如委屈,比如伤心,比如绝望。

 

 

 

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并不是他太冷酷,而是自己,太软弱。

 

 

 

小杰紧紧咬住嘴唇,直至感到血腥的味道溢满口腔,仍无法压抑痛苦的抽泣。泪眼朦胧中,他感到一只手慢慢伸过来,轻摸着自己的头,仿佛是轻柔的安慰,却又有几分小心翼翼的迟疑。

 

 

 

小杰突然就想到了父亲。

 

 

 

那个人也曾这样轻抚着他的头,嘴中说着“对不起”,却一去不再回头。他那么努力的想追上他的脚步,甚至为此进入了这所猎人学校,但他成长的速度还是太慢,慢到终于再记不起那人的背影。

 

 

 

——所谓的奢望,不过是想再见他一眼。不过是,想再叫他一声,金。

 

 

但却如此困难。

 

 

 

为什么。

 

 

为什么他想要靠近的人,他想要追逐的人,他想要并肩而行的人,最后都只能离他而去。他拼尽了全力,为什么依旧不能让那些人懂得他的决心,懂得他的坚持。为什么,为什么。

 

 

——呐,金,KILLUA,请你们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小杰并不知道奇牙是何时离开的,当他重新站起来时,走廊里已空无一人。他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头发,只能感到凉夜轻覆的寒意。被人轻摸着头,也许只是梦境吧?小杰困惑地摇摇头,然后就离开了学校。

 

 

 

 

有人说过,强忍泪水,才是最痛苦的事;大哭一场,反而能放下重担,重新开始。当第二天在上学路上再遇到KILLUA时,小杰仿佛已忘记了前晚的悲伤,开朗地向对方打着招呼。

 

 

“早啊,KILLUA!”

 

 

没有指望对方会回应自己,小杰转回头继续往前走,不料却听到一声——

 

 

“嗯,早。”

 

 

很认真的语气,几乎让小杰一时没有认出他的声音。不再是敷衍和漠然,对方很坦然地回望着一脸惊愕的黑发男孩,眼眸纯蓝,清澈如水。

 

 

短短几秒的沉默,却像一个世纪那么长。就像破晓的晨光,霎那的光辉,却开启了整个世界的,新生。

 

 

“呐,发什么呆,走啊。”KILLUA耸耸肩,先一步朝教室走去。小杰醒悟过来后,忙快步跟上。

 

 

 

这已不是校园里新鲜的风景。冷漠神秘的银发少年,身后跟着阳光纯真的活泼身影。还记得当这一幕第一次出现时,有多少人惊诧莫名,窃窃私语。然而,一个周,两个周,一个月,两个月,人们终于麻木,然后默然。

 

 

太阳照常升起,人们习惯了上帝的神迹,所以忘记了破晓的曙光,是多么伟大的奇迹。

 

 

 

 

那一天,小杰终于坐到了KILLUA的身边。两人都没有说什么,但却实实在在感觉到了,安心和温暖的力量。

 

 

 

 

 

 

 

还记得那个开始吗。

 

 

 

【到底是谁在蔑视谁,到底是谁在嘲笑谁。】

 

 

【是谁进不去谁的世界,又是谁被拒之于谁的世界。】

 

 

 

然而。

 

 

到底是谁在寻找谁,到底是谁在呼唤谁。

 

 

是谁拯救了谁的世界,又是谁从心底回应了谁的存在。

 

 

 

 

【虽然很害怕……但我,还是想同你……成为朋友。】

 

 

 

 

 

所以,请让我赌一把。孤注一掷,拼尽全力。

 

 

 

——请让我,看到破晓后的光明和希望,然后,一直走下去,走下去。

 

 

 

——直至永远。

 

 

 

【End】

评论(4)
热度(53)
2014-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