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的存稿箱

脑洞集中营+废坑处理厂+无责任挖坑园

【All27性转文】《彭格列之BOSS很烦传》Part01.

注意:

本文为《彭格列之后宫真烦传》的番外,首发all27吧。

时间为原著漫画沢田纲吉经历完彩虹战之后。

虽然影响不大,但还是建议未读过正篇的小伙伴们先去看一下正篇。



正篇地址:

《彭格列之后宫真烦传》:https://tieba.baidu.com/p/2943530109



正文——




楔子

 

活了整整十四年,此时此刻,沢田纲吉感觉自己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为震撼的冲击。

 

 

不,与其说是最震撼的,不如说是最可怕的,最恐怖的,最耸人听闻的。

 

 

——虽然当事人似乎不这么认为。

 

 

“啊咧咧,阿纲,你怎么了?”十年火箭筒的粉红烟雾徐徐散去,那个展露出完整面貌的人弯下腰,好奇地戳着已然处于石化状态的少年的脸。

 

 

“啊咧咧,阿纲你的表情好搞笑哦……哈哈哈哈,不会是傻掉了吧?”

 

 

沢田纲吉瞠目结舌地瞪着面前的人,觉得自己的下巴要脱臼了。

 

 

“你……你……蓝波???你是、是、是蓝蓝蓝波吗!!??”

 

 

对方眨眨眼,睫毛忽闪忽闪:“是啊。”

 

 

!!!!

 

这次下巴真的要脱臼了!!

 

 

“你你你你你十年以后是这个样子的吗?!!!”尖叫已经无法表达自己心中的震惊了,哪怕当初中了气死弹裸着身子在街上狂奔都没让沢田纲吉觉得这个世界如此疯狂,他几乎有按着对方的肩膀狂摇的冲动:“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快告诉我这十年你身上都发生了什么啊蓝波!!”

 

 

“美少女”蓝波立刻捂紧了耳朵,不满地瞪了沢田纲吉一眼:“别喊这么大声,耳朵都要聋掉了……真是不成熟的小鬼,冷静点说话不好吗?”

 

 

你倒是告诉告诉我这怎么冷静得下来啊现在!!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蓝波好整以暇地直起身,双手叉腰,“不就是我变成女孩子这件事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和我一样。”

 

 

“大家?Σ( ° △ °|||)︴ ”

 

 

“嗯哼,大家都变成了女人啊,又不是光我一个。”蓝波扳着手指头开始数数,“狱寺啊,山本啊,了平啊,哦,还有云雀和六道骸……啊对了,还有Reborn!哈哈哈哈,你真应该看看Reborn变成女孩子的样子,真……”

 

 

“嘭”得一声轻响,宣告着五分钟的时限已到,少女未完的话语消弭在弥散开的粉红色烟雾中,顶着爆炸头的小男孩一如既往吵吵闹闹地蹦了出来。

 

 

“啊哈哈,蓝波大人我回来啦!……诶?阿纲你怎么了?……诶?阿纲你要干嘛?……干嘛扯我裤子??呜哇!!!奈奈妈妈!!阿纲耍流氓!!他要脱我裤子!!!呜呜呜呜!!!!……”

 

 

“耍流氓”事件最终以闻讯赶来的Reborn毫不客气地一脚把沢田纲吉踹飞终结。

 

 

事后当这位家庭教师阴沉着脸问沢田纲吉到底突然发什么疯时,少年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目光盯了他许久,然后用快哭出来的语气自言自语道。

 

 

“就算没有白兰毁灭世界,所谓的世界末日……在未来也已经来临了吧?啊?”



Part. 1

 

 

沢田纲吉最近有点烦。

 

 

按理说他现在应算事事遂心。代理人战争结束,彩虹之子们解除了诅咒,休整完毕的瓦利亚和迪诺等人返回了意大利,彭格列家族几位守护者同伴及西蒙家族众人也重返校园。虽然Reborn口口声声说着“我要教导你成为新·彭格列初代首领”依旧让纲吉有点困扰,但总体而言,他的生活已走回睽违已久的正轨——这样平凡简单,又不失温馨和谐的生活,才是这位十四岁的少年一直以来最期待和最向往的。

 

 

可他还是烦。

 

 

不是不耐烦的烦,而是烦恼的烦。甚至连零分考卷都无法分担掉这份“烦恼”的困扰,只要一有空闲,沢田纲吉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几天前发生的事。当时他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连续三个晚上没睡好觉,至今回想,他仍不敢相信当时看到的是真实的。

 

 

应该……是一场恶作剧吧。

 

 

这是目前唯一能宽慰自己的解释了。毕竟蓝波本身就热衷恶作剧,故意整蛊吓唬自己一点都不奇怪。

 

 

 

——如果不是几天后意外撞见那一幕,沢田纲吉几乎就要相信这个结论了。

 

 

 

那是周六早上,狱寺隼人和山本武相约来纲吉家做功课,奈奈不在家,蓝波和一平又在屋子里吵吵闹闹地跑来跑去,纲吉端着招待客人的茶点刚上楼,就看到蓝波嘻嘻哈哈地追着一平从他房间里跑出来,边跑边不断地从爆炸头里掏着道具。

 

 

“哇哈哈哈,看蓝波大人的厉害!”

 

 

十年火箭筒也被翻出来,并顺手丢了出去,纲吉眼睁睁看着火箭筒以抛物线姿势飞进他的房间,然后“轰”得一声,一阵粉红色烟雾自屋内缓缓飘散出来。

 

 

糟糕,莫非是打中人了!

 

 

始作俑者蓝波已追着一平下了楼,二楼走廊上只剩沢田纲吉自己。他刚想奔进房间里看看到底谁被火箭筒射中了,却在听到屋内的一个声音时硬生生刹住了脚步。

 

 

“诶?这是……十年前吗?是十代目的房间?”

 

 

听着像是十年后狱寺隼人的语气。

 

 

但……………………

 

 

为什么会是女人的声音??!!Σ( ° △ °\|\|\|)︴

 

“哈哈哈,好怀念呢,但时间线不太对吧,这应该不是十年前……嘛,管他的呢,反正五分钟后就回去了,哈哈。”

 

 

这无疑就是山本武的语气了。

 

 

但……………………

 

 

为什么也是女人的声音??!!!∑(っ °Д °;)っ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好方。

 

 

方得都要抖起来了。

 

 

他战战兢兢地,几乎是整个人都贴上了墙壁,慢慢蹭到房间门口,悄悄朝里张望。虽然因为屋内两个人背对着门口,看不到脸,但从两人婀娜的身材来看,绝对是女人无疑。其中银发的那位穿着黑色的职业正装,手里还拿着几份文件,大概被传送过来时正在工作;而黑发的那位则穿着武道训练服,一只手里还握着出鞘的“时雨金时”,大概之前正在训练中。

 

 

“今天不是休假日吗?怎么还在看文件?”

 

“十代目还在辛苦办公,身为左右手的我怎么可能自己跑去休假?倒是你,一休假就钻去训练室摆弄你那把破剑,能不能有点新意?”

 

 

沢田纲吉:……OMG。

 

 

看、看来这两人真的是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呢……但为什么一个个都是女人的样子?难道蓝波说得都是真的,未来的大家都变成了女人?

 

 

……

 

 

感觉,自己,突然,得了,很严重的,心绞痛呢……【世界你好世界再见

 

 

******

 

 

沢田纲吉一晚上没睡。

 

 

白天,当14岁的狱寺隼人和山本武重新回来时,沢田纲吉简直没法直视这两位挚交好友。虽然知道很失礼,他还是迅速用“我身体不太舒服想安静休息”的理由把两人请出了家门,然后一个人躺在床上挺尸。

 

 

他脑子真的好乱。

 

 

谁来告诉他这十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未来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完全想不通,想不透,想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白天浑浑噩噩,晚上辗转未眠,一夜过去,当东方第一缕晨光破晓,沢田纲吉做了一个决定。

 

 

——他要前往未来,亲眼看一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做就做,沢田纲吉从床上一跃而起,蹑手蹑脚摸到蓝波房间里,悄悄偷出了十年火箭筒。摇篮床上的Reborn还在熟睡,沢田纲吉咽了咽口水,把十年火箭筒的炮筒对准了自己。

 

 

“砰”得一声,粉色的烟雾出现,在长长的时间回廊中飘荡穿梭的熟悉感觉再度袭来,沢田纲吉知道,自己正在前往未来。

 

 

身子突然一沉,当沢田纲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很大的餐桌前,桌上铺着洁白的台布,面前摆放着精致的糕点和热气腾腾的牛奶。坐在这里的人不仅仅只有他,还有很多人同样围坐在餐桌前。自己出现的前一秒,这里显然正在进行着气氛融洽的就餐,而此时,大家都动作一致地瞪着他,一个个显得很吃惊。

 

 

鸦雀无声。

 

 

十四岁的沢田纲吉目光从那些人脸上一个个扫过。心跳越来越快。

 

 

有一个算一个,全……全是………………女人。



“十年前的十代目?”其中一人说话了——这个声音沢田纲吉白天才听过的,来自坐在他右手边的银发美女,“她”的容貌清纯秀丽,比起惊讶,对方脸上更多的是担心和关切,“……是被十年火箭筒误射了吗?别担心,这是彭格列总部,您现在很安全。”

 

 

我人是很安全,但心已经快要吓出心脏病了好吗?!!

 

 

“哈哈哈,是以前的阿纲啊。”同样是白天听过的声音——坐在银发美女旁边的黑发美女爽朗地笑着,但随即就敛去笑意,认真地看着纲吉,“……哪里不舒服吗?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废话看到好朋友全都变成了女人谁脸色能好看得起来!!

 

 

“这可不行啊,脸色这么差,怎么应付拳击训练呢?”坐在山本武(?)旁边一位手臂缠着绷带长相酷似京子的灰发美女立刻把满满一盘肉食推到沢田纲吉面前,热情道,“来来来,尝尝这些,可是极限的美食哦!补充能量必备好物!”

 

这、这个不会是大哥吧…………

 

“Kufufu,我脸上有东西吗,彭格列?”坐在最末尾的紫发美女盘着手,饶有兴趣地迎上少年投来的目光,“一直盯着女士可不是绅士行为哦,十四岁的沢田纲吉。”

 

 

啊果然不是我的错觉这个肤白貌美性感妖艳的家伙的确是六道骸。

 

……

 

好惊悚啊啊啊啊啊啊!!!!!!

 

 

紧闭的餐厅大门突然被推开,两个正在进行交谈的人迈步进来。一位是八九岁的可爱小萝莉,一位是长发飘飘的高冷美女,两个人进门后同时停止了谈话,目光齐齐投向坐在主位上的“不速之客”。

 

 

“缩小的蠢纲?”那位“娇娇嫩嫩”的小萝莉诧异地挑了挑眉,随即露出了然的神情,“哦……是被十年火箭筒射中过来的么?”

 

 

黑发飘逸的高冷美女则皱了皱眉,颇有些嫌弃地冷哼一声:“潜力还没开发完全的食草动物……好弱。”

 

 

“Reborn?……云雀学长?……”沢田纲吉无比艰难地吐字,一口气闷在胸口喘不过来,“你们……怎么连你们也……”

 

 

“BOSS,你先别慌,”库洛姆连忙解释道,“虽然大家都变成了这样,但……”

 

 

“都?!!”沢田纲吉的脸色已经白得像一张纸,“除、除了你们,还有别人也都变、变、变成这个样子了吗?”

 

 

“是啊。”蓝波一边往嘴里塞着果酱面包,一边摇头晃脑道,“上次不是都已经和你说了嘛,怎么样,现在信我了吧~?”

 

……

 

突然好同情那个十年后的我。

 

啊不对。

 

其实最应该担忧十年后将要面对这一切的我吧?!!

 

 

………………

 

 

不行!要自救!一定要自救!!必须要阻止这种局面的发生!!!

 

 

 

——这是十四岁的沢田纲吉重返过去后,心底涌动的最强烈、最迫切、也是最势不可挡的念头。


评论(17)
热度(309)
2017-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