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的存稿箱

脑洞集中营+废坑处理厂+无责任挖坑园

【All27性转文】《彭格列之BOSS很烦传》Part02.

Part.2


(Part01.:http://sakura759.lofter.com/post/3294ef_fbb834e



 

Reborn发现沢田纲吉最近变得很勤奋。

 

 

放学一回家就埋头读书,废寝忘食,平时爱玩的电玩看都不看一眼,甚至连周六周日都会去图书馆,一泡就是一整天。

 

 

学生变得勤奋好学,作为老师当然很欣慰,Reborn想:果然是量变引起质变,昔日的教学成果开始显现了吗?

 

 

Reborn突然对自己提早完成教学使命充满了信心。

 

 

——直到他看到了那堆书。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某天中午,Reborn午睡醒来百无聊赖,突然想瞧瞧沢田纲吉最近研读的教辅书内容到底如何。他从书桌上摞得高高的习题册中随便抽出一本,发现少年竟还细心地为该书包上了洁白的封皮。

 

 

啊,居然连学习材料都如此重视,这小子最近果然转性了呢。

 

 

如此想着,Reborn心情愉快地翻开书,看到扉页上写着一个醒目的标题。

 

 

《男人身,女人心?求助看这里,性转解惑一百问!》

 

 

Reborn:“………”

 

 

Reborn盯了那个标题足足三分钟,然后面无表情地往后翻了几页,面无表情地“啪”地合上书,面无表情地又从书堆里抽出一本同样包了封皮的“习题册”,面无表情地翻开它。

 

 

《勇敢做“回”自己,变性没有错!》

另赠附录:《变性手术过程详解,及术后心理恢复治疗指南》

 

 

Reborn:“………………”

 

 

在把近期沢田纲吉所有研读的“资料册”(当然全都包了书皮掩人耳目)翻出来并大致浏览了内容后,Reborn终于得出了结论。

 

 

现在已经不是教学成果由量变引起质变的问题了。

 

 

TMD根本就是“质变”的方向给跑偏了好吗!!!

 

 

 

在冷静地思考了一下午后,Reborn决定和沢田纲吉谈谈。

 

 

九代目把沢田纲吉交给他培养,自己忙乎了半天突然发现继承人貌似被养歪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考虑到这个年纪的孩子正处在青春叛逆期,万一自己话说重了让对方走上更极端的道路那就糟糕了,所以Reborn打算先不明确摊牌,只是试探性地旁敲侧击一下。

 

 

当天傍晚,沢田纲吉放学回来,发现一向神出鬼没的小婴儿竟哪儿都没去,而是一本正经坐在他书桌旁,旁边还泡了一壶醇香四溢的红茶。

 

 

彭格列超直感可不是摆设,沢田纲吉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尤其听到Reborn竟和颜悦色地招呼他过去,这种诡异的感觉更强烈了。

 

 

“在那边愣着干什么?”Reborn“温柔”地笑着说,“我可是把我的珍藏品拿出来了,不想尝尝吗?”

 

 

绝对有问题!!沢田纲吉心里咯噔一沉,联想到近期自己在调查的事,少年脸色甚至有点发白:虽然在未来看到了大家女性化的样子,但比起别人,他对Reborn变成女孩子这件事是最不能接受的。Reborn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是自己还不够了解他吗?或是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今天对方如此反常,难道……他要向自己摊牌?

 

 

嗯,的确有问题。Reborn不动声色地看着沢田纲吉摇摇晃晃走过来,几乎看都不敢看自己一眼,更坚定了心中的猜想。难道自己真的看走眼了?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产生了那种疯狂的念头?是自己还不够了解他吗?或是他有什么难言之隐?看他战战兢兢的样子,目前的确不宜直接摊牌,试探的分寸……也得掌握好呢。

 

 

“坐吧。”

 

 

Reborn把一杯倒好的热茶推到沢田纲吉面前,少年接过,小口小口抿着,两人谁都没说话,屋里陷入了迷之寂静。良久,Reborn终于开口了。

 

 

“最近在学校还好吗?”

 

 

“嗯,还好。”

 

 

“和那帮小子相处得怎么样?”

 

 

“挺好的,虽然有时候劝架挺累的……不过我也习惯了。”

 

 

“最近有没有什么困扰?”

 

 

沢田纲吉犹豫了一下,没说话。

 

 

Reborn放下茶杯,和颜悦色道:“我是你的家庭教师,除了学业,其他方面如果有困扰或疑问,也可以问我。”他顿了顿,又着重补充了一句,“各种方面的,都可以。”

 

 

沢田纲吉眉心一跳,他看了Reborn一眼,慢吞吞道。

 

 

“这样说来……我的确有问题想、想问你,Reborn。”

 

 

“说。”

 

 

沢田纲吉又看了Reborn一眼,在接触到对方目光时下意识就低下了头。他看着自己的脚背,吭哧了半天,吐字困难得宛如千斤顶压在胸口。

 

 

“唔……Reborn,你……你……你对男人变成女人这种事……是、是怎么看的?”

 

 

果然!

 

 

虽然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Reborn眼角还是狠狠抽搐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呵,真是有趣的问题……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只、只是好奇……”

 

 

Reborn沉默了片刻,斟酌着开口道。

 

 

“你问我怎么看,但我好像没什么可说的。”

 

 

“诶?”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虽然有些方式可能难以被世俗理解和接受,但旁人也绝对没有权利去轻蔑和侮辱。你说的情况,据我所知算是性别认知错位的一种,当事人往往会承受很重的心理压力,但无论他选择屈服还是选择改变,我都会尊重他的选择。”

 

 

沢田纲吉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十分古怪的表情。

 

 

“所以Reborn你的意思是……你觉得这并不算什么问题,还完全能接受?”

 

 

为了让对方放下心来,Reborn勉强点了点头。

 

 

“……嗯。”

 

 

果然!!

 

 

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沢田纲吉差点跪地,但想到Reborn还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少年强打着精神,扯出一个难看的笑。

 

 

“我、我也尊重他的选择……呵呵……”

 

 

****

 

 

呵呵你妹。

 

 

当天晚上沢田纲吉又失眠了,如果不是因为蓝波的十年火箭筒被查出故障送回意大利修理,他肯定忍不住又要用火箭筒去一次未来,起码也要给十年后的自己留个纸条什么的。不过说起来,这次火箭筒的故障好像就是未来的时间出现了偏差,使用后前往的不是十年后,而是八年后,也就是说,上次自己去的地方……实际是八年后。

 

——所以离伙伴们变性成女人就只剩八年时间了啊!!

 

 

第二天沢田纲吉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去上学,而他不知道是,稍后醒来的Reborn脸上的黑眼圈也并不比他轻。但和辗转反侧了一晚上却徒劳无功的纲吉不同,Reborn脑中已经有了一些对策,只可惜在整装想要出门时,一只衔着信封的猫头鹰叩响了二楼的窗户。

 

“九代目?”看清信封封口处的火漆图案,小婴儿顿时严肃起来,他拆开信匆匆扫了几眼,表情越发凝重。

 

“居然在这种时候……”Reborn沉吟片刻,最后轻轻叹口气。

 

“看来……还是得走一趟了。”

 

 

等傍晚沢田纲吉背着书包回来,就发现Reborn已经不见了,只在桌上留下了一张字条。

 

 

——有急事,我回趟意大利。

 

 

这段时间被刺激得疑神疑鬼的沢田纲吉第一个想法就是——Reborn不会是飞去意大利做变性手术了吧?!我还没想好对策啊啊啊啊!现在去机场拦人还来不来得及!!

 

 

他甚至真的做好出门追人的准备,但不知是不是精神高度紧张的缘故,沢田纲吉突然感到十分疲惫,一阵强烈的睡意袭来,让他不由得倒在床上,沉睡了过去。

 

 

 

熟睡的十四岁沢田纲吉并不知道,此时八年后的彭格列总部中,正进行着这样一场谈话——

 

 

 

“报告首领大人,已经排查过所有成员,均未发现性转的迹象。”

 

听完属下的汇报,二十二岁的沢田纲吉皱了皱眉,显然并不十分相信。

 

“真的排查过所有人了吗?”他问,“确定没有漏掉谁?”

 

“没有。”属下十分笃定地回答。

 

沢田纲吉疑惑地望向坐在一旁的人,那位留着红色短发穿着研究所白制服的年轻女人推了推眼镜,摇了摇头。

 

“不可能。”“她”说,“艾菲璐家族已经出现一名恢复正常的成员了,现在24小时已过,我们这边肯定有人发生变化了。”

 

“但……”那位属下也很为难,“我们真的仔细排查过了,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门外顾问和瓦利亚那边呢?”

 

“也排查过了,没有问题。”

 

“这倒真是奇怪了……”年轻的十代首领撑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无数次的事实已经验证了“性转等式”在数量上的守恒,所以他非常肯定这次必然会出现新的性转者。

 

“会不会……是某位此时不在总部里的成员呢?”他喃喃着。

 

“我们也考虑到这种可能了。”尽职尽责的属下说,“但目前并不存在这种情况的人。”

 

沢田纲吉困惑地摇摇头,超直感告诉他的确是有什么东西被忽略了,可他怎样都想不出那个被大家忽视的盲点在哪里。

 

 

——这次性转的家族成员……到底是谁呢?

 

 

 

 


评论(8)
热度(219)
2017-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