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的存稿箱

脑洞集中营+废坑处理厂+无责任挖坑园

【All27性转文】《彭格列之BOSS很烦传》Part03.

Part01.

Part02.



Part.3

 

大概是近日来身心俱疲的缘故,这一晚沢田纲吉睡得十分香甜。

 

第二天是周末,一大早奈奈和碧洋琪就带着蓝波一平去游乐场了。无人扰梦,沢田纲吉很惬意地睡到快中午才起床。

 

他打着哈欠坐起身,揉着惺忪的睡眼,感觉有什么刺得脖子很痒,便去挠了挠,结果扯出一长缕头发来。

 

?!!

 

那头发越扯越长,越扯越多,最后沢田纲吉发现,那其实就是自己的头发。

 

?!!!!!!

 

一夜之间,自己的头发怎么变这么长了??都快及腰了啊喂!!

 

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沢田纲吉望着手中棕褐色的长发发愣,随即发现自己的手似乎也有点不对劲——那并不是少年骨节分明的手,而是更加白皙,更加柔软,更加娇嫩的小手。

 

 

——就像是一双少女的手。

 

 

一个恐怖的念头闪现于脑海,沢田纲吉顿时呼吸困难了。他下意识闭紧了眼,战战兢兢地把颤抖的手移到胸前,轻轻覆了上去。

 

片刻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惊吓的喊叫几乎把玻璃震碎。

 

 

***

 

 

等沢田纲吉连滚带爬冲进卫生间时,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了。

 

刚才他太过震惊,甚至都晕过去了一会儿,并在重新醒来时一度以为刚才的一切只是场噩梦。

 

 

但现实总是那样残酷。

 

 

在看到镜子里那个长发及腰、白肤粉唇、身娇体软的美丽少女时,沢田纲吉又有晕过去的冲动了。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

 

 

而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楼下的门铃响了。

 

 

“纲君,我们来了。”沢田纲吉听到了古里炎真的声音,他猛地想起昨天在学校的时候,曾和古里炎真约好周六要来家里一起做功课的。

 

……但我这个鬼样子现在根本不能见人啊啊啊啊啊啊!!!

 

 

 

古里炎真在纲吉家门前按了好几次门铃,里面都静悄悄地无人应答。

 

“是不是没在家?”随行的铃木问,她这次也和炎真一起来了——以监督两人好好学习的名义。

 

“但我们约好了时间的……”古里炎真也有点奇怪,以往沢田纲吉从未爽约过,就算有事外出也会提前发短讯告诉自己。

 

正想着,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炎真掏出一看,果真收到了来自沢田纲吉的短信。

 

 

——炎真君,我和妈妈他们一起出门了,可能晚上才能回来,今天的计划取消吧,抱歉。

 

 

“家里果然没人啊……”古里炎真有点失望,对铃木耸耸肩,“我们回去吧。”

 

两人刚打算离开,突然听到门内传来一连串的巨响,像是什么人顺着楼梯滚下来了。

 

“屋里有人?”两人同时一怔,对视一眼。

 

“但纲君说家里没人的……”

 

“还用想吗!肯定是小偷!”铃木的御姐气势瞬间爆棚,一挽袖子,豪气干云道,“让开!”

 

古里炎真立刻闪到一边,铃木爱迪尔海德运足了力气,对着大门飞起一脚。

 

“喝!”

 

好歹也是西蒙家族的最强守护者,这一脚威力十足,看似结实的大门应声而倒,一时间烟尘飞扬,碎屑四溅。两人迅速跑进屋内,但里面已空无一人。客厅通向院子的那扇推门是敞开的,不过院子里也没有见到人影。

 

“跑得倒快。”铃木不甘心地把指节捏得咔咔响,古里炎真则望着门口的一片狼藉,心里默默地想之后该怎么和纲吉解释。

 

 

纲君他……应该不会怪我们的吧……

 

 

****

 

 

沢田纲吉快要吓死了。

 

 

大门被铃木踢开的时候他正翻墙翻了一半,结果惊吓过度直接松了手,狠狠摔到外面的马路上。

 

——虽然摔得很疼,但值得庆幸的是没摔回院子里,否则他一定要拼死地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害怕铃木他们会再追出来,尽管浑身疼得像散架一样——之前从楼梯上滚下来也摔得不轻——沢田纲吉还是一瘸一拐地飞快向远处跑去。

 

“少女”没有发现的是,在“她”急匆匆离开后,停留在院内树上的一只白枭眼中闪过一丝异光,然后它拍了拍羽翼,振翅朝黑曜乐园的方向飞去。

 

 

****

 

因为是周末,街上的人比平时都多。虽然大家都是各走各的,但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很多人的视线就不停地朝同一个方向瞄去——他们注目的对象是一名突然出现在街头的少女。

 

很多人在看到那名少女的第一眼是惊愕的,因为他们从未见过穿着如此不伦不类的人;而在看清对方的脸时他们又再度惊愕,因为他们没想到少女长得如此漂亮可爱,和那身乱七八糟的衣着差别实在太大了。

 

可惜这位美丽的少女似乎格外害羞,在注意到大家的视线后就迅速捂住脸,羞涩的红晕从耳根一直蔓延到脖子,她逃也似地飞快跑离人来人往的大街,很快就看不到了。

 

 

*****

 

 

沢田纲吉觉得今天是自己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没有之一。

 

因为出门时太匆忙,他里面的睡衣都没来得及换,上身穿着当时随手抓来的并盛校服外套;下面则穿着慌乱中在院子晾衣架上顺手抓来的一条裤子——不,跑出来后他才发现那其实是碧洋琪最喜欢的一条半身长裙。

 

 

……为什么我明明是冲着裤子拿的结果翻出墙才发现那是条裙子!!!

 

 

但就算一百二十万个不情愿,纲吉也不想只穿条睡衣裤衩在街上晃荡,尤其他现在的身体还、还是名女性。所以忍着生命不能承受之悲痛,他最终还是套上了那条长裙——不知道碧洋琪发现后会不会气得想打死他。

 

 

上身是校服外套,下身是艳丽长裙,脚上踩的是室内拖鞋,这种怪异的衣着组合自然引来了大量的目光,逼得沢田纲吉不得不挑人迹稀少的小巷走。其实他现在十分茫然,失魂落魄地游荡在街上,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能去哪里。以往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他都习惯第一个找Reborn商量,但眼下Reborn远在意大利,自己也没带手机出来,根本联系不上。

 

……唉。

 

想想自己之前还大言不惭地说要自救,纲吉就脸红——到头来,他还是那么依赖Reborn,除了找Reborn求助竟再想不出其他方案来。

 

 

不过虽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纲吉倒是很清楚自己眼下最害怕的是什么——千万,千万不要遇到熟人,他现在浑身上下剩的最后一点点和雄性贴边的东西就是那份男人的尊严了,他绝对不要被熟人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女人,绝不!!!!

 

 

所以还是赶紧跑远一些比较好,最好能离开并盛町,之后再找个电话亭想办法联系一下Reborn吧。

 

 

理清了混乱的思路,“少女”脸上总算难得地露出一丝疲惫的笑容。她裹紧了披在身上的校服外套,向着这条巷子的出口小跑起来。在跑出巷子的那刹,她突然又一次深刻地领悟到了今天已经领悟过的事实——

 

 

——这绝壁是他生命中最黑暗最可怕的一天。没有之一。

 

 

走在巷子外的,因为突然蹿出个人而下意识一起望过来的两个路人是——

 

 

 

狱寺隼人和山本武。


评论(17)
热度(190)
2017-06-02